戲劇名劇--霸王別姬
文章出處:中華五千年網 (www.xntvdh.live)
【字體: 加入收藏
 

  安徽省黃梅戲劇院演出的《霸王別姬》根據莫言的同名話劇改編。編劇周德平,導演王曉鷹,主演孫娟、李文、余順、劉華。
  劇情:楚漢相爭,垓下決戰。鐵壁圍困之中,腥風血雨之時,兩個女人——項羽妻虞姬和劉邦妻呂雉,皆為心中所愛,不顧兇險,飛蛾投火般撲進楚軍大帳。救出項羽,是她們的共同愿望,但,一個要守護愛,一個要爭奪愛,不同的企求又使她們勢如水火。由此,展開了一場情與情的沖突、愛與愛的碰撞。放棄還是占有?生存還是死亡?不僅是三個人必須而又緊迫的抉擇,也是他們對人生、對生活、對愛情的徹悟和踐行。美妙之花生于戰場,血火之惡亦植善因。這是一支感天動地的愛的絕唱,更是一道蕩氣回腸的人生浩歌……
          

  在北京人藝的大院,我踏上一條“血路”——幾十米通向小劇場的有著黑色腳印的紅地毯。心中想著不太清晰的京劇《霸王別姬》、想著毛主席“不可沽名學霸王”的著名詩句。我坐在“楚河漢界”的觀眾席上,對面不是通常的有舞臺框框的戲臺,你整個面對的是視野開闊的表演區,好大氣的莫言、王樹曾編劇的《霸王別姬》。演出中,我隨人物喜怒哀樂;演出后,這精美的舞臺創造推動我反復思考。

  西楚霸王項羽,空前絕后奇男子。吃虧在一個義字,匹夫之勇,頑童脾氣。在四面楚歌聲中,劉邦遣夫人呂雉對項羽勸降。虞姬雖幻想男耕女織,同呂推心置腹交談后,與呂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虞追范曾,回助項羽未成;虞舞劍,激不起霸王萬丈豪情,自刎而死。項痛呼:“虞,我生命中燦爛的太陽!”也拔劍自刎。

  四年間,莫言、王樹曾五易其稿,千錘百煉,奉獻給觀眾這一故事新編的《霸王別姬》。莎士比亞、歌德、魯迅、布萊希特、田漢、郭沫若都有過故事新編的創作,在情節的提煉和典型化上,注入了對歷史與人物的深層思考。按說,同一題材的作品,眾人相爭,是各顯其能、水漲船高的。最終在藝術史上優勝劣汰,人們記住的是莎、歌、魯、布、田、郭。莫言、王樹曾的新《霸王別姬》,說明劇作者的功績是他人(導演、演員)不可替代的。

  導演王向明的特點,可以用革命導師馬克思的話映照:“如果你愿意欣賞藝術,你就必須是一個有藝術修養的人。如果你愿意影響別人。你就必須是一個促使和推動別人前進的人。”莫言說:“如果不是王向明澎湃激情的感染和他為話劇獻身精神的感召,我肯定打退堂鼓。”王向明與作者“侃”劇本,并刪去《霸》劇中“鋼琴伴奏”現代部分,他的信心與藝術功力,使這臺戲能有現在這樣的水準。有兩個小插曲,王向明不是閉門造車,不是拒絕記者、觀眾關門排戲的導演。謙虛和自信并不矛盾,關鍵是對觀眾負責。在開門排戲中,一位語文教師就指出對聯上下句貼反了,有一古人名讀音要更正。劇組立竿見影,馬上就改過來了。過去,也曾有其他劇院劇本會診座談,眾人提了寶貴意見。編導并未接受。后來在演出中,觀眾就是不買你的賬。現在有些編導就是聽不進善意的意見,他們考慮票房高于一切。

  空政話劇團《霸》劇組的演員可謂陣容強大。三個一級演員(吳京安、肖雄,白志迪)聯袂演出,可謂爐火純青,盡展魅力。因為你不好假設,換其他人飾項羽、呂雉、范曾會比吳京安、肖雄、白志迪更好。還有最可貴的,他們形成了創作集體、合作的優勢,這又是難以代替的。青年演員侯繼林、王霞的虞姬,韻白、劍舞盡顯才華。

  提一點小小的不是,演出說明書設計雖好,可能是出于謙虛,過于簡單了。最好能對主創人員給以簡介,再有精采的令人感奮的臺詞,可摘數句,放在說明書上。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