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雅軒談太極拳
文章出處:中華五千年網 (www.xntvdh.live)
【字體: 加入收藏
 

  太極拳的功夫是走輕靈虛無、穩靜松軟的勁,其他拳門多是講神氣活現、剛柔相濟的勁,太極拳是神意內斂,外家拳是精神外露,內外功之區別也就在于此。
  “剛柔相濟”并不是說他不對,而是要看他怎么一個剛柔相濟法,太極拳之剛柔相濟是說在技擊中有忽剛忽柔,要輕則百無所有,要重則可以無堅不摧,這是虛實變化、剛柔輕重互化的意思。
  吾輩練拳,以全心全意地去想松而尚不能將身勢松得干凈。如在練功時,心中先存著一個剛柔相濟的思想,哪還能將身勢松得干凈,而沒有一點拘滯別扭之力呢?如這樣子的剛柔相濟的練法,我相信一輩子也將身體松不純粹了。如這樣又剛又柔的剛柔相濟的練法,日子久了,會將身體練成為一種僵肉力,在筋骨肌肉之間也起了一種僵肉的”胚胎”,有了這種“胚胎”,就一輩子去不掉了。有了這種情形,他的神經感應也必然非常遲鈍。練大極拳全憑神經感應靈敏,如靈機性少了,那太極拳還練什么!靈機是出于神經,神經的靈敏是人身上之至寶,所以太極拳練法在未出勢之前,預備式中就先要松身心、靜思想,以養神經上的虛靈為第一要著。
  練拳應本王宗岳拳論用功,又要本著我教你們的情形去思悟,就不會走錯了路,如心下時常思想些他們的功夫,違背太極拳的原理,那與功夫是有很大的影響的。
  要聯絡些有真太極拳功夫的人為友,互相切磋,對提高功夫很有益處,否則是不會進步的。在過去把太極拳稱為“神拳”,意義有二:其一是太極拳在練時是用神用意,于藏而不露之中,其主要是用神,所以稱為神拳;其二是大極拳在對手時變化神奇,冷快絕倫,能打人于不知不覺之中,有時神氣一動對方就驚心動魄不知所措,所以稱之為神拳。早先,楊祿禪稱神拳“楊無敵”,就是這個道理。一般學術家多在筋骨肌肉上練些剛柔伸縮的動作,而不是以神、以氣、以意為主。如練太極拳只是用這種筋骨伸縮動作為主,那功夫就練不好。如定要兼練些其他的功夫,那勢必將身體弄成混濁僵肉的勁道,那在輕重虛實變化上就感應不靈了。練太極拳亦如學習馬列主義差不多,要時時刻刻保持它的純潔性,如不注意就會變成太極拳的修正主義,此不可不慎也。
  太極門中拳、刀;槍、劍皆有,可以健身,亦可以有技擊上的作用,將太極拳的東西練好就不容易了,如再兼練他門的功夫,難免藝多了不精。太極拳是聰明人練的拳,一要有真功的太極拳老師傳授,又要舍得下苦功學習,尤須是要有聰明智慧,不然就成不了好手,王宗岳拳論云:非有夙慧不能悟也。又云:先師不肯妄傳,非獨擇人,亦恐枉費功夫耳,有練太極拳的天才,正好以求,但必須專門研究太極拳的道理,如兼練些雜門的東西那就練不好了。
  “揣思摩像”,我當先也常有之,要想起楊老師打拳推手的神氣,便覺功夫有進步,如長久不見老師了,練拳就找不到味道了。近有人竟不知思念教者的意思,肯定是不對的。對太極拳的體會:松腰塌胯、虛實分明,一吐隨起,一納即伏,手領神到,意氣布滿,一動全身隨,真氣內鼓盈,身如輕舟走,腳與地面通等等皆對。不過在練架子時,身勢應如載重之船行于江河之中,是又有動蕩之形勢;又是非常的沉穩。起,不離水的托力,下沉,不能觸到河底,船身始終是由水的浮力托著的,亦就是說人練拳的身體,是在腳腿上之彈動力托著的,既不能浮起,又不能生到硬根上。如只說如輕舟走,怕是不懂悟解的入,把意思錯解,將身體氣勢練浮起來,胯以下應以氣使其下沉,腰以上、背項、頂部分應是以神往上提起的,往下去的是全身重量落于腳底,與地面過電打通。如這樣子一沉一拔,、將胯以上拉成一個整體,再與腳腿通,然后以神領動,并且以氣鼓蕩著、來使身體作拳勢的一些動作,這叫作用神、用意不用力。如專用筋骨肌肉有形之體做動作,那就恐怕忽略了神、意與氣勢在練拳上的作用,只是一個肉體在涌動,那有什么味道之可言呢?關于這點要注意,切切。
  在練拳時,身體如火車的車箱,腳腿如火車箱下之大盤絲簧,車廂是托在盤簧上的,不使車廂上起離開盤簧,也不使車廂下觸著硬地鐵輪,如這樣我以為才對;功夫之鍛煉因個人之身心性格不同,所以所找的道理也不一樣。
  我練功夫的方向,是找大松大軟,是找虛無的氣勢,是找神明的感應;是找莫測的變化,不停留于筋骨肌肉的初步鍛煉過程中。我以為,這種大松大軟、神明感應、莫測變化妙處無窮,我不以為它大松大軟了就不能敵抗對方之來手。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