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近年來的書法評審現狀
文章出處:中華五千年網 (www.xntvdh.live)
【字體: 加入收藏
 
  當數以萬計的書法作者踏著時代節拍被卷入書法展覽的大潮中時,事實已經證明,書法大展的評審已成為書壇中人關注的焦點。每當大展結束時,投稿作者總會對評審過程及結果產生一些想法和疑問,如“數萬件參賽作品最短需要幾天來完成整個評選過程?”、“一二三等獎作品之間有什么差別?”、“評選的標準是什么?”等等,其實,這些想法和疑問并非沒有道理。試想:十幾位評委連同工作人員面對數萬件參賽作品在短短幾天內決定取舍,分出高下,評出等級,的確倉促了一些。評審過程實際上包括書法審美的全過程,本質上是感性和理性相統一的復雜心理活動。一件作品初看和細看得出的結論,有時截然相反。如宋代歐陽修記述:“余始
得李邕書,不甚好之,及看之久,遂為他書少及者。”因受時間的限制,我們的評委只能有“始得”的印象,不可能有“及看之久”的結論。即使對極少數或極個別的獲獎作品能做到“及看之久”,但對于絕大多數的作品,也只能是走馬觀花。由此可見,遺珠之憾和誤差現象,是不可避免的。茲就近年來書法評審現狀做一簡要分析,并請方家指教。
  一、近年來書法評審現狀

  (一)、參賽作品數量眾多使評審的難度加大

  書法大展的評審是一種對作品的評比、遴選的過程,其中因受到作品總數及獲獎比例的制約,必然會出現較為優秀的作品不能入選的現象,如首屆中國書法“蘭亭獎”書法篆刻作品展覽,投稿量達25000件以上,入展作品總數為500件,入展率尚不足百分之二。因此,大展落選的作品中并非沒有較為優秀之作。再就是有的全國書法大展在入展作品評出后,評委會又改革原來的評審方案增設入圍作品或入選作者名單,如全國第八屆書法篆刻展增設1000件入圍作品,四屆正書展增設364件入圍作品等等,也充分反映出了評委對落選作品中較為優秀者的兩難態度。國展評選可以說是好中選優的過程,加之書法審美本身的模糊性,所以,面對數以萬計的參賽作品,書法大展的評審尤其是優秀作品的推出,是有很大難度的。

  (二)、初評時間太短極易導致評審誤差的產生

  近幾年的國展評選,初評過程中平均幾秒鐘就決定了一幅參賽作品的入圍與否,也就是說,每幅作品初評時在評委的眼前僅僅停留幾秒鐘的時間。國展一般分為初評、復評、終評三個大階段,復評就基本定出了所有入展作品,終評是在入展作品中確定獲獎的作品。所以說這幾十件挑一件的初評過程,成了評選過程中淘汰率最高的過程。拋開評委有視覺疲勞等因素不說,試想這短短的幾秒鐘,即使放寬到幾十秒鐘,極有可能連一幅作品的內容都讀不完,這樣因倉促而產生的印象應該說是模糊的,故很容易產生錯誤的審美評價,而被一次性拿下的作品幾乎再也沒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被評委們目睹的運氣,評審誤差也就在所難免了,如此局面,令人感慨萬千。

  陳玠在《書法偶集》中說到,“大凡書之容易入目者,熟視必不佳;其沉著者,反難入目,久玩乃出”。沈鵬先生也曾經指出:“耐看比之刺激性應具有更高一層的審美意義。”國展評審初評的幾秒鐘,評委們一般是很難熟視參賽作品的,對于初難入目者,那就更不可能有久玩的機遇了。因此,初評的時間越是得不到充分保證,書法審美的誤差就越容易產生。

  (三)、不同的評審方式導致不同的評審結果

  目前書法大展常用的評審方法主要有“淘汰制”、“打分制”、“投票制”、“提名制”等,現結合作一簡要分析:

  淘汰制,這是目前書法大展的初評過程常用的評審方式。評委會一般是組成一個專門的初評班子,并制定一定的淘汰標準,對大量作品進行淘汰,應該說這是評委工作量最大的一個過程。每次大展初評過程中淘汰掉絕大多數的作品,如八屆國展,從35000多件作品中初評出4000件作品,這就意味著有三萬多件作品在初評時被淘汰掉。可想而知,這對評委的體力考驗暫且不說,他們的視覺疲勞應該是存在的。因為對每一件作品來說就是一個上與下的問題,盡管差的作品肯定是不能入選的,但誰能保證被淘汰掉的作品中沒有達到入選水平的呢?

  打分制,這也是國際體育比賽中常用的評判方式,如體操、跳水等,在比賽過程中根據規則來打分,比賽過程具有現場性。由中央電視臺舉辦的全國青年歌手電視大賽也采用了此方式,在書法評審中根據規則能最大限度地減少審美模糊性帶來的誤差,然而由于評審標準難以制定,故打分制有很大的弊端,也很少采用。但可用于現場書寫水平的測試與考核。

  投票制,這是種方式,適合于從等值的個體組成的總體中選出相對較少的個體,它的優點是少數服從多數。最近由上海《書法》雜志主辦的“2005中國青年書壇百強榜”評選就采用了投票制。這種方式用在書法評審中,尤其是對于藝術水準處同一層次的作品的遴選,能基本反映出評委的集體審美結果。但也有它的缺陷,因為大家都知道這樣一句話,“真理往往掌握在少數人手中”。另外,這種方式忽視了作品之間藝術水準的差別,對于個性較強而有爭議的作品,因受評委個人的學養、趣味及審美經驗的影響,加上審美的模糊性所致而極有可能名落孫山,這樣就產生了評審誤差。另外,有人建議評獎過程投反對票,只要有一個反對票就不能獲獎,此法雖說未必公允,但也能減少審美評判的不確定性。因此,投票制的方式用在書法評審中是利弊互見的。

  提名制,是指每個評委從獲獎候選作品中提名一兩件獲獎作品,通過全體評委們的個人提名把候選作品中的最優秀作品選拔出來。在最近的全國第五屆篆刻展中采用了此種方式,并在評選時也加入了一些新規則,如“不允許提名本省作者”、“提名的兩件作品印風必須是不同風格”等等。這樣給每件獲獎作品提供了學術支持,從根本上杜絕了審美模糊性的產生,而且對提名作品的省份、數量、風格等等限制也使審美的誤差降到了最低程度。

  二、 可行性探索

  一是解決作品多與入展少的矛盾,也為了給每位投稿作者一個較為明確的評審結果,建議澄清國展入展名稱復雜的問題,制定具體的入選層次,建議依照作品在評選中達到的層次,將成果細分為獲獎—獲獎提名—入展—入選—入圍五個層次,并且制定相應的待遇,在每次展覽中都統一起來。從實際來看,雖然入選和入圍的作品不能展出,但至少能給作者以鼓勵。另外,獲獎提名作品是從入展作品中挑選出參加評獎的,對于未獲獎的提名作品也應有一個客觀公正的評價。依本人拙見,此項措施,可從第一輪的初評結束記起,進入復評的就是入圍,依次前推,每一個環節都有一個真實的記錄,對每位參賽作者來說,也能基本了解自己在大展中的實力或差距。對評審工作來講,也會降低評審誤差。

  二是在整個評選過程中應投入較長的時間來進行初評,增加對每一幅參賽作品的評審時間,而且盡可能在初評結束后再進行一次復查,以免有遺珠之憾。如果在初評時采取分組評審方式,那么應該對淘汰的作品再進行一次交換復查,這樣可以避免各組審美趣味的不同造成的誤差。

  三是應采取靈活的評審方式。對于書法作品的評審,具體在哪一個環節采取什么樣的方式,要視具體情況而定。如作為評選最關鍵的初評過程,不適合投票制,因為作品數量太多,而評審時間又不能太長,受書法審美模糊性的影響極易產生評審誤差,從而出現“抱磚為玉”現象或有遺珠之憾。而最后的終評,模糊作品之間藝術水準差別的投票制也是值得商榷的。筆者以為,從實際情況出發,初評采用淘汰制還是較為合適的選擇,但要投入最多的評審力量來保證其公正和公平;復評過程可以采用投票制,但投票數額不能太多;而最后的評獎過程采用提名制是體現學術性的較好方式。此外,每種評審方式要盡量使之發揮最好效用,如評分制要制定評分細則,公開最后得分;投票制要公開獲獎作品所得票數;提名制的基礎和關鍵是推出獲獎候選作品,沒有好的候選作品作基礎,后面的提名也就失去了意義,而且在最關鍵的提名過程中,要求被提名的作品首先是“千里馬”,提名者當然首先是“伯樂”,而且必須是真正的“伯樂”,這也是評委是否提到有真正說服力的作品的根本保證。

  書法評審誤差的出現是永遠困擾我們每一個評委的老大難問題。因此應該充分認識這一現象及其本質,推選出真正的好作品,從而推動書法事業的發展。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