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文盲書法家”
文章出處:中華五千年網 (www.xntvdh.live)
【字體: 加入收藏
 
  從王羲之、顏真卿到歐陽修、蘇軾,哪個書法大家不是滿腹詩書的呢?所以,看到吳曉明撰文憶述當代書法家王蘧常先生,說到他晚年少出門,只能從各路來客口中聽時事,有一次竟會發問:“某君來講了一則新聞,說現在搞書法的大多是‘文盲’,難道有這種事嗎?”我是猛吃一驚的。

  當然,吳曉明解釋了,說這大概是社會上有一種激憤之語罷。可能是指現在搞書法的人很少讀書,缺乏修養。比如說只知道寫“月落烏啼”,偶爾來一首自作詩,就不倫不類,那后面的題跋也半通不通。—— “文盲” 委實還夠不上的,但他們又怎么能有臉面招搖過市,而且躋身于歷來詩書畫相通的書法家之林乎?

  須知人家王蘧常即使年過古稀,仍每日讀書不倦。有一回躺下后“背誦歐陽修的文章,忘了一句,結果硬是半夜起來,從床底下尋出《歐陽文忠集》,找到那一句,方始安心睡下”。

  然而似乎還有更不堪的。不止是不會作詩——那是屬于高標準的,就是來個低標準瞧瞧,光是寫字,他也要露餡的。張立行在今天《文匯報》上報道,一些書法愛好者就愛仿效書法展覽獲獎者的作品,取的是快餐式、立竿見影式。以致“千人一面的寫法盛行,捂住作者名字,絕對看不出作品與作品之間有什么區別”。前幾年還從報上讀到有些啼笑皆非的培訓班,不知時下收場未?其妙訣在于不教書法基本功,讓小學員專攻某兩個字或三個字,叫做“少而精,見效快”。這類“兩字書家”、“三字圣手”,竟然還常出入熒屏,怪哉。

  多點人來熱愛傳統書法,學得真諦,識得國粹,敢情好。可一哄而上,急速擴容,效果必定可疑。近來了解到各級書協不斷“注水”:“目前各協會副主席相當于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常務理事的數量。不少省級書協副主席起碼有10多個。副主席、常務理事的位置不夠排,理事數量就相應激增,如理事容量不夠,就增設個委員會名額。”眼光盯住勢利,這般大員還在乎什么“真諦”?

  好事,就慢慢走樣了,就是這樣可惜!

  發展國內MBA(工商管理碩士)教育,是一件好事。曾幾何時,我國首批38名留美MBA歸來后,因諸多企業“不知MBA為何物”而大受冷遇,以致有的當傳真員,或者當鍛鐵工,不啻開了一樁國際玩笑!“覺今是而昨非”,20年后的今天,MBA報考者如云,連企業主管也擠出時間攻讀,真是歷史的進步。

  又要叫可惜了。從媒體上看到,國內M BA教育盡管短期內擴及東南西北眾多院校,然而其中若干所在,從教材到課程安排、師資力量皆有水份,卻是招生招得起勁。根由就在“辦班收費甚高”、“利益驅動”,于是招生標準不惜一再降低。摻水的結果,有些畢業生自然名不副實,不受歡迎。

  這也算得上老毛病了。一見人家外國的好東西,我們某些人可是“趕時髦”學得快。就是常常顧名失實,哪管它變了形,走了樣。“麻將桌邊,洋燈代替了蠟燭;法會壇上,鎂光照出了喇嘛;無線電播音所日日傳播的,不往往是《貍貓換太子》嗎?每一新制度,新學術,新名詞,傳入中國,便如落在黑色染缸”。我們是不是多少沾染了魯迅當年嘲諷過的習氣呢?

  好事情,一定要辦好。值其萌芽階段,缺錢缺物都不可怕,只要我們認真從事,無會變有,幼芽會長成大樹。怕就怕不認真,不樹立嚴肅的科學態度。那是會使一切好名堂——不分洋與土,都異化了的。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