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州市玄妙觀
文章出處:中華五千年網 (www.xntvdh.live)
【字體: 加入收藏
 

  在蘇州眾多道觀中,玄妙觀以歷史悠久,規模宏偉而著稱。觀內現存主要殿堂,皆為宋代建筑,距今已有千年歷史。玄妙觀位于蘇州市中心,始建于西晉,韌名真慶道院。東晉太寧二年(324年),明帝救旨重修道院,并更名為“上真道院”。

  唐代,李氏皇室自稱系老子后裔,尊老子為“太上玄元皇帝”,道教被統治者尊為皇族宗教。開元二年(714年),唐玄宗賜內帑對道院進行擴建,并改名為“開元宮”。唐著名畫家吳道子畫“太上混元皇帝像”,顏真卿為其書,玄宗御贊,唐僖宗乾符元年(874年),又在開元宮內增設“文昌”、“張仙”二殿。唐末,吳越王田镠轄吳越,地方藩鎮孫儒攻陷蘇州,開元宮建筑大多于戰亂中毀于兵火。后在五代至宋初的百余年中,先后在觀內修復并興建了玉皇殿、天醫殿、高真殿、三茅觀及轉藏、豐教、十王諸殿。宋太平興國年間(976-983年),開元宮擴建為“太乙宮”。不久,宋真宗又敕改“太乙宮”為“天慶觀”,并賜內帶大修其觀,所有殿堂修茸一新,并增建了凈樂宮、八仙堂、靈寶院等殿宇,新建了東西垣墻和房席。此外,還招聘擅長山水、宮闕、人物、鳥獸的眾多畫師,繪成“三天天宮勝景”巨幅壁畫,頒敕“金寶牌”永鎮觀內。皇祜年間(1049——1154年),又改建山門,使其更加雄偉莊嚴。宣和七年(1125年),宋徽宗敕賜昆山縣田五十頃為“天慶觀”香火田,使玄妙觀冠于江南道觀之首,臻于歷史鼎盛時期。

  南宋初,金兵南下,侵占蘇州,天衣觀配殿及廡廊又毀于兵火。高宗紹興十六年(1146年),蘇州太守王喚及陳峴、趙伯驌先后發起重修。其廡廊壁畫改為“靈寶度人經變相”,提刑趙伯騎親制天衣觀圖樣,進呈孝宗,敕詔“依樣建造”,歷時8年竣工。元成宗元貞元年(1295年),詔改“天慶觀”為“元妙觀”,明洪武四年(1371年),元妙觀更名為“正一叢林”。明嘉靖十六年(1537年)重修元妙觀。至清康熙初年(1662年),再次大度修建,耗白金四萬兩,歷時3年乃成。為避諱改稱圓觀。后在嘉慶至咸豐間均有修葺。民國以后;恢復玄妙觀舊稱。

  道光年間,全觀占地約五十二畝余。其布局分中、東、西、北四路。中路建筑為正山門、三清殿、彌羅寶閣。正山門東西兩旁是八字形黃照墻,東西照墻分別開有“吉祥”、“如意”二門。東路由神州殿,太陽宮、天醫殿、真官殿、天后殿、文昌殿、祖師殿、斗姆閣、火神殿、三茅殿、機房殿、關帝殿、東岳殿、痘司殿等14個配殿組成。西路由雷祖殿、壽星殿(長生殿)、觀音殿、三宮殿、灶君殿、八仙殿、水府殿等組成。另外在觀內東北角立“行宮”一所。北路由蓑衣真人殿、肝胃殿、劉公祠及方丈殿等組成。院內還立有四角亭、六角亭等十八景觀。此外,在正山門南,跨過觀前街還有一座玄妙觀附屬殿宇傳奏司,總計玄妙觀殿宇30所左右。據考,建于宋代的殿有:三茅殿、東岳殿、痘司殿、蓑衣真人殿、八仙殿、天醫藥王殿等6殿;建于元代的亦有6所,分別為神州殿、真官殿、祖師殿、關帝殿、雷尊殿、觀音殿等六殿。建于明代的有機房殿。建于清代的有太陽宮、天后殿、文昌殿、斗姆殿、大神殿、灶君殿、水府殿等7所。各殿所供之神多為道教信仰神和歷史上世人所尊崇的中華先民。

  現存玄妙觀三清殿系南宋淳熙年間的木結構宮殿式建筑,為九開間大殿,寬44米,深25米,建筑面積達1100平方米。屋脊高達2.4米,中正砌有鐵鑄的“平升三戟”,兩端有一對磚刻大龍頭,屋面蓋有黑色簡瓦。其結構為重檐歇山項、翹角脊瓦,殿內屋頂有出挑的柱頭拱。斗拱主要由斗形木塊和弓形肘木縱橫交錯地層壘構成,逐層向外挑出,形成上大下小的托座。斗拱不僅可使屋檐出挑較大,而且兼有裝飾效果。

  整殿椽角桁條全部采用大木料榫頭結構,柱礎有細膩的園石鼓墩,為圓形素復盆與盆唇各一層,精美異常。殿內高峻宏敞,廣庭延衰,朱漆丹柱,柱粗須兩人合抱,共四十根柱子均系木結構。上置斗拱結構,前后及東西山墻壁檐柱,用三十根八角形石柱,每根石柱露出墻外的六面都鑿有一個天尊圣號,共有180個。加上原彌羅寶閣三十根八角形石柱,一百八十個天尊圣號,二處合起共三百六十個天尊圣號,象征一年三百六十周天。這種獨特的設計,充滿著宗教色彩,整個殿宇建筑就是一個完整的藝術品。

  三清殿是蘇州目前留存的最宏偉的道觀建筑,建筑專家認為,三清殿建筑整體和局部都與宋代大建筑家李仲明“營造法式”所著錄的宮殿法式相符,是我國古代建筑的瑰寶。

  三清殿的孝子像碑,系唐代著名畫家吳道子畫像,顏真卿書丹,唐玄宗御贊,堪稱三絕。宋寶慶元年(1225年),道士馮大同題,張允迪勒石。圖中人物形象龐眉拔鬃、鬢,貌極蒼古,謂仙風道骨之體,其畫所用焦墨勾線薄萊條的手法,使線條彎弧挺刃,植柱構梁,高側深斜,卷褶飄帶之勢,造成條紋磊落逸勢,筆跡遒勁,產生強烈的疏體特點和立體感覺。該碑為我國唐宋時期繪畫、書法和雕刻藝術之精品,被譽為“奇蹤異狀”。

三清殿及彌羅寶閣之石駁腳及石欄桿上,均有鐫刻極細、人物、走獸、飛禽、水族等畫像,相傳有30余幅。雕刻的圖案為封侯掛帥,蛟龍戲珠,鹿飲東海,麒麟祝壽,仙鹿銜芝,鯉魚化龍,彩風展翅,雙獅相爭,雷公騰云,金猴蟠桃等。這些圖案及所依據的典故,除裝飾宮觀面貌以壯威儀之外,同時也反映了道教宮觀藝術與中國俗文化的關系。 此外,祖師殿的銅殿,鑄于明代,仿武當山金頂,鑄工極細。彌羅寶閣的壁畫,繪洛神、劉海蟾像,高丈余,筆意靈動如生,為錢塘人楊芝所繪。兩廊靈寶度人經變相畫,為郡守王映重召畫工集體創作,繪于南宋紹興十六年,圖案極工細致。玄妙觀不僅規模較大,而且歷史悠久。

  宋、元、明以來,盛行于北方的全真道,積極提倡和推行叢林規制。在其影響下,蘇州玄妙觀在明代亦更名為“正一叢林”。在歷史上,玄妙觀內道士均為“出家道士”,這與其它正一道宮觀有一定程度的區別。其它道廟有的是住廟道士,有的是出家道士,也有在家道士或俗家道士。玄妙觀道士入道后,以“師徒”相稱,無規定滿師期,不用繳飯米,依靠廟產、香火費、打醮費等收入為生。師父羽化后,則有繼承當家(住持)的可能,但以先進門者為大。

  在玄妙觀道士中,主要有三種職稱:最高者稱“方丈”,次之稱“住持”,其他為普通道徒。另外有打掃、看管、運送等勤雜人員,名謂“香伙”,但不屬道士職稱之內。其體制稱謂與北方全真叢林體制基本相似,所不同者,即體現在教派屬性“正一”上,如打掃、運送、典灶、庫房等等在全真叢林中,均屬道職人員,而玄妙觀將打掃、運送、看管等等看作是勤雜人員,不屬道士職稱之內。

  玄妙觀的田產及殿宇,多由皇室及四方知名人士捐資修建,屬于“公產私管”性質的宗教財產。玄妙觀方丈則為一觀之主,具有很高的威信,其除主管一部分殿宇外,并負責處理觀內重大事宜。觀內若發生了難以解決的問題,有的由“廟董”(由玄妙附近一些社會名流組成的顧問機構,任職者稱為“廟董”,屬義務性質,凡有關廟內重大事宜,均得通過該機構)處理。蘇州各宮觀,都有“廟董”這一組織機構出面解決。其它配殿分別由各住持執管。玄妙觀方丈和住持的繼承人,按照傳統道規,由他同一輩師弟或卜輩徒弟繼承,其他人不得繼承(稱謂官天下)。

  按照傳統道規,玄妙觀設有各種戒規以約束道眾行為。如有違反戒規者,由方丈會同住持公布過失事實,輕則罰處,重則開除其道籍。

  蘇州玄妙觀的齋醮音樂源遠流長,蘊藏豐富,她不僅僅是宗教儀典性質的音樂,而且是寶貴的民族遺產。用余尚清教授的話說;“不只是一般人所認為的道士念經而已,它里面最重要,占份量最多的是吹打與組成吹打素材的笛曲,在這些吹打中又穿插了鼓段,這些吹打與笛曲,都是極好的國際合奏曲,馬上即可作為舞臺演奏的樂曲。”

  玄妙觀的齋醮音樂與蘇州其他道教官觀音樂一樣,其風格獨具特色。首先,她內蘊宮廷音樂成份,特別是南唐、南宋時期,大量的宮廷音樂流散于民間,常被蘇州道樂吸收融合。

  其次是吸收民間音樂素材,如在鑼鼓吹打中,除一般樂器外,還加長招軍、銅角、嗩吶等,以這種樂器為主,再配合鑼鼓,曲風雄渾樸野。此外,在佛教和道教并行發展的過程中,二者不但在學術理論上相互吸收利用,儀典音樂也不例外。唐玄宗就曾把印度傳來的樂舞,予以改編,使之民族化,并加以道教神話色彩,如“霓裳羽衣曲”即是。在蘇州宮觀道樂中,亦有吸收梵音成份的地方。如法事“全符”中第三段開頭的一句“唵吽吽咄吒”就是梵音,這是中文詞匯的印度語發音。同樣的調子,可以在不同的法事中運用。其它細節性的特點,如鼓段的擊奏,笛曲靈活、變化多端的吹奏等等,都是我國傳統藝術的一朵奇花。在表現手法上,蘇州道樂與地方戲曲亦有某些相同處。” 為了繼承和發揚吳地道樂,近代蘇州道教界曾作出了積極的努力。他們“深夜練習悶笛,在墻壁上練習敲云鑼,以紙卷敲草墊或鐵槌敲石墩來練習擊鼓等等。勤學苦練的精神,不論寒暑,始終如一,并且還編寫了不少新的吹打樂,對道教音樂有所推進。”(轉引自(蘇州道教藝術集))1915年;戴嘯霞、曹冠鼎等在蘇州辦了四處學堂,使音樂知識遍于道觀內部。1937年,張景云、許吟梅主辦了“守玄集楔靈”和“榮玄同研社”,不久終止。抗戰勝利前后,為使道樂不失傳,道教界前輩,又先后成立了“亦玄研廬”、“云笈社”、“樂玄道學研究社”等研究音樂的組織。1956年8月,中國舞蹈藝術研究會研究組在蘇州市文化局的協助下,對蘇州道樂進行了大量的整理工作,并編成《蘇州道教藝術集》一書,對蘇州道樂給予了高度評價。

  蘇州玄妙觀的宗教活動,內容豐富,形式多樣。其中有為神的誕辰作的祀典,有為民間信徒舉行的打醮、做道場以祈福消災,有民間的燒香拜神以保平安等等活動。

  節日的慶賀活動。玄妙觀供奉祖師的節日,有農歷正月初九的玉皇大帝誕辰,二月十五日的老君誕辰。逢到這兩天,玄妙觀均要舉行一次隆重盛大的祀典。法師道眾要齋戎沐浴,建酷壇,誦經文。法師披法衣,持朝笏,口誦贊謁,二旁和以音節伴奏。除此兩大祀典外,還有以下祀典:二月十九日觀音圣辰,三月廿八日的東岳大帝誕辰;五月初五的財神誕辰,六月甘四日的雷祖誕辰,七月十五日的三官大帝圣誕。逢到以上誕辰,觀內則發出大經請帖,備素齋,邀請善男信女,參加祈禱慶祝活動。

  醮醮活動。清末民國時期,齋醮活動在蘇州地區十分盛行。據稱,清代地方官吏,每年為地方打一次公醮,以保佑平安,祈求五谷豐登。逢到水旱災害或瘟疫流行時,地方官吏和知名人士則出面建壇打本領醮,祈求去災避疫,此類事例,《玄妙觀志》中時有記載。

 

  城市居民打醮,大都在玄妙觀天醫殿(即財神殿)、雷尊殿;農民則由香頭一人集合數十人或百人,聯合打醮,名謂“公醮”。時間一般都在春、夏、秋三季,地點大多在文昌殿、蓑衣真人殿。打醮的天數和法師道眾人數,以信徒的要求和所付費用多少而定。時間一般是三天,法師一般是三人或五人,道眾(或稱散眾)四人或六人,音樂吹打伴奏者數人或多至數十人。

  齋醮的名稱有:“太平醮”、“保安醮”、“禳災醮”、“壽醮”、“求睛雨醮”等等。主醮的法師,通常都由年高德重的長者擔任,名謂“高功”,位于中央。上首法師稱“都講”,主持壇內經卷;下首法師稱“監齋”,主持壇內一切儀式;道眾稱表白(職司通疏);樂隊在左右兩邊)。

  法師的儀式和諷誦的經典,以打醮的內容而定。如以一般的“太平醮”而言,第一天念《清靜經》、拜《玉皇懺》;第二天拜《玉皇懺》、“齋天”、“火懺”,今“斗姆贊”或“靈官贊”;第三天是“全蘇符表”印“全符”、“全表”(“全符”是發符召天將、“全表”是上表文給天神,表示申請的意思),晚上做“火師朝”意欲免除火災。如有別的要求,還可加做“瘟司朝”、“十王朝”等。每朝法事得三至四小時。 做功課。做功課,即是道徒早晚上殿,各誦經一壇,經名《玄門日課》,簡名《功課經》。

  《功課經》是道教徒日常持誦的經典。正一派和全真派用同一種經典。其功課之目的,在于修身養性,度己度人。《功課經》高度概括了道教理論和修煉方法。早課以自身修持為主;晚課以度亡勸人為善為體,反映了道教的主旨精神。在持誦經典之前,必須齋戒沐浴,嚴整衣冠,誠心定氣,叩齒演音,方能持誦,誦經時間隨四季變化而變化。除去每逢天干中戊日不誦經外,每天早晚各有一小時左右的時間。

  燒香。蘇州玄妙觀三清殿所奉的三清神像,則為諸神之主;東岳殿所奉的東岳大帝,為統轄百官之首。據稱清代蘇州一府三縣(長州、元和、吳縣)地方官吏,每年農歷正月十五和八月十五都要向三清殿進香,為皇帝祈禱長生萬壽。

  在吳地民間,到玄妙觀燒香拜神的名目很多,歸納起來可分為兩類,即“白香”與“紅香”。“白香”是指家中遇到喪事,從死者去世的一天算起,每逢第七天,要燒一次香,共七次,歷時四十九天。名謂“燒七香:,是為亡人懺悔生前罪過及祈求死后平安。在七次燒香中,東岳殿要占三或四次。“紅香”是指香客本人生日燒“壽字香”,新婚夫婦燒“滿月香”,病愈燒“還愿香”,向神求助燒“許愿香”。每年農歷正月初一至十五,到玄妙觀燒香者最多。其中以除夕夜為最。許多人不約而同地涌到三清殿內,找到管屬自己的本命神,點燭燒頭香。早來的人尚可從容膜拜,后至者常常要立足露臺等待,整個三清殿人來人往,擠得水泄不通。殿內燭火,照得如同白晝;露臺上的“萬年寶鼎”里,煙霧繚繞。此種場面,一直要延續到大年初一的白天。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