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城隍廟
文章出處:中華五千年網 (www.xntvdh.live)
【字體: 加入收藏
 

  上海城隍廟,“始建于宋代,原稱談井廟,因供奉華亭城隍,故又稱華亭城隍行殿。”明永樂年間(1403-1424年),由當時的知縣張守約移建于今址,至於已有800余年的歷史。這期間雖屢毀,但其殿宇在建筑風格上仍保持著明代格局,整個殿宇宏偉,飛檐聳脊,氣勢莊嚴。


  據傳,初建時的上海城隍廟規模較小,后經歷代擴建和修復,至明末已具相當規模。有關明代以前城隍廟的興廢情況,已無可查考。現只能從明代開始,將其歷史沿革略述如下:

  明天順(1457-1464),上海知縣李紋重修廟宇,殿前建亭,將誥文勒石。嘉靖十四年(1535年)改建山門,并募集財帛建造牌坊一座,由新任知縣馮彬題字“海隅保障礙”于其上。清順治四年(1647年)城隍廟鑄銅鼎一座,置于頭門天井之中,上書“松江府上海縣城隍廟通天永寶彝”,并刻有八十字的短頌。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知縣史彩損俸倡修,由真君祠道士楊兆麟募化興工,興建鼓亭二所。康熙四十八年(1710年),本地鄉紳在廟東構建東園,鑿池造亭,堆疊山石,將廟基擴大為十二畝六分。雍正十三年(1735年),住持募修一次。次年得詔免科。乾隆中葉,潘允端的預園漸就荒圯,潘氏后裔式微,急于求售。群眾以廉價購得,歸入城隍廟作為西園,城隍廟廟基遂擴大為三十六畝八分多。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道會司葛文英募建城隍廟后樓。嘉慶三年(1798年),城隍廟大殿重修,設道會司和三十四司于兩廡。

  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英軍攻陷吳淞,五月十一日占領上海縣城,侵略軍在城隍廟盤踞期問,將內部設施搶劫破壞一空。咸豐二年(1860年),太平軍包圍上海,蘇松太道吳熙延引外軍入城防守,英、法軍隊利用居住城隍廟之機,擅自摧毀假山,填塞池塘,破壞廟觀,使城隍廟再次受到重大破壞。同治年間,知縣王宗濂、巡道應寶時先后倡捐大修,歷時十個月,使城隍廟重新煥發了青春。光緒十九年(1893年),知縣王承暄募捐頭門、二門、轅門大殿以及戲樓鼓亭等。次年,又由漕運頒懸“保厘蒼赤’的匾額。在此時期,城隍廟游人日多,商貿日盛,余地出租,造屋設鋪,為今日城隍廟集商業、游覽、園林和宗教為一體的文化景觀奠定了基礎。1922年、1924年,因管理不善,城隍廟相繼道大火,使大殿等建筑物受到很大損失。1926年,邑廟董事會協同上海灘的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等頭面人物捐資重建。現在的城隍廟大殿,即為其時重建的仿古大殿。

  在上海城隍廟的各個大殿里,分別供奉著許許多多的道教神像,充分體現了道教多神的特點。

  據資料記載,在清代乾隆時,上海城隍廟共有大殿、中殿、寢宮、星宿殿、閻王殿、財神殿、文昌殿、許真君殿、玉清宮、彌羅閣、鄂王廟、劉猛將廟、群忠祠、李公祠、仁孝祠等十五座殿堂,規模壯觀,法像莊嚴。城隍廟頭門東面供奉的財帛司,為道教財神,西面高昌司,東西看樓下設二十四使。大殿供奉金山神主和四判宮,外皂役八位(東伯府內班:升錢、房昌、朱明、楊福;西伯府內班:王昌、金齊、嘉周、祥陶)。內宮正殿為城隍夫人;中殿石門外有三班、二班、中軍、使吏、門房等;石門內牡丹亭正殿為城隍神,東花廳設有城隍廟帳房間,西花廳供奉城隍神的父母,即闔家皆享受人間香火,具有典型的東方文化特點。

  其它各殿供奉的神有:城隍廟的財神殿中,供奉著廣大民眾所喜愛的財神趙玄壇;殿東首是二十四使,西首是痘神、痧神。顯宿殿正中供奉“三皇”,東西兩側為六十元辰,供奉六十位尊神,為眾善信的保護神。門口和對門還供有殷天君、許真君、蛇王神、祠山大帝、施相公等。文昌殿供奉文昌帝君,為一般文人和士大夫所祟拜,這是中國科舉制度的產物;文昌殿的樓下是斗姥閣,供奉斗姥元君。玉清宮為雙層樓結構,樓下正殿為東岳案主,二旁有文武判宮;西首為朱天君;東廂為土地財帛司,西廂為值年太歲、迎春太歲;樓上正殿為玉皇大帝、紫微大帝;殿的左面為關圣、文昌、太陽帝君、月下老人、王母、壽星等;殿的右面為眼光菩薩、地母元君、太陰帝君、望海觀音等。三元寶殿正中供奉三官大帝,東廂為華倫仙師,西廂為姜太公。由此可見,上海城隍廟群祀諸神,突出多神是十分典型的。在諸神中,既有人們喜聞樂見的財神,又有掌管人間禍福的“三官”;既有文人所祟奉的“文昌帝君”,又有救苦救難、大慈大悲的慈航道人;既有整治人間疾病的華倫仙師,又有保護本命的六十元辰;既有掌握人間生死大權的東岳大帝,又有地方太歲土地爺;既有人們喜慶的月下老人,又有眾人歡迎的南極仙翁。總之,城隍廟內的道教諸神,應有盡有,顯然已成了中國道教多神崇拜的典型。

  清代嘉慶時,城隍廟又添建了羅神殿、花神祠、魯班閣等,供奉一般地方神。至同治年問。更添了四司的獨立神殿,那四司號是三巡會中隨同城隍出巡的新江司、長人司、高昌司和王路司(即財帛司)。
后因城隍廟管理不善,多次遭火,又屢遭駐軍和戰爭之災,部分廟宇殿堂受損,神像毀壞甚多。但是由于城隍神在民眾中具有極其崇高的地位,很快又得到修復。1924年,城隍廟最后一次遭火,焚去東樓一角,殃及殿宇。嗣后,邑廟董事會協同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等捐資重建,建成全部鋼骨水泥的仿古大殿,輝煌壯麗,為上海所未有。

  由于缺乏妥善管理,加之屢遭兵燹之厄,到本世紀初,上述眾多建筑和內部設施均已遭到程度不同的損壞,有的甚至已不復存在。本世紀二十年代,經過修建才使城隍廟又初具規模:進入廟門,就可以看見兩邊的“班房”,東班房供奉財帛司,西班房供奉高昌司。再往里走,便是天庭,東側即是岳王殿,供奉關帝、鄂王和雷祖。從天庭直向里走,就是大殿,前面供奉金山神主霍光,中殿祀城隍秦裕伯。后殿把城隍娘娘懿德夫人并有寢宮,娘娘殿的左側供奉著一位送子觀音。大殿金山神主的背后,還把奉著一位穿戴清朝服飾的神像,那便是為抵抗英軍,堅守吳淞而殉難的民族英雄陳化成。在殿左側的邑廟路一帶,還供奉著許多神抵,如朱神天將、普門大士、五路財神、痧痘神、三官大帝、楊老爺等等。大殿前東偏有一所玉清宮(前稱三圣宮),樓下正中祀奉東岳大帝和朱大天君,兩旁側殿,東祀太上老君、財神及土地神;西祀姜太公、痧痘神等。樓上正殿祀玉皇大帝和紫微大帝,左側把關圣帝君、文昌帝君、太陽帝君、王母壽星、月下老人、明離大帝等尊神,右側祀地母元君、太陰帝君、慈航道人等神。大殿西側有一座三層高的鋼骨水泥屋子,這就是星宿殿和閻王殿。星宿殿供奉的神就更多了,除兩邊密密地排著的“六十花甲轉運星宿”外,正中供奉著玉皇大帝、紫微大帝及神農、伏羲,并附祀值年太歲、雷祖、水神、火神、觀音、華倫、痧神、痘神、施相公、蛇神等,法像威嚴,栩栩如生。登梯而上,便是閻王殿,正中祀東岳大帝,兩側是十殿閻王,殿的末端供奉孟婆和無常,殿內附祀值年太歲朱天君、普門大士、五路財神、眼光娘娘、茅山祖師三茅真君等。茅山道教信仰的祖師“三茅真君”進入上海城隍廟,享受上海信眾的香火,這對上海道教的科儀、文化、音樂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影響,致使其時上海一些全真道士也被信眾稱之為“茅山道士”。

  上海城隍廟,不僅在殿宇的四周有著廣大而繁盛的廟市,而且還有規模宏大的廟內園林。占地面積達70余畝,它既保持了道教官觀園林的獨特風格,又具有現代園林藝術的風貌,在國內外皆享有盛名,現已成為上海地區的名勝之一和主要游覽區。

  城隍廟的廟園,由豫園(又稱西園)和內園(又稱東園)二部分組成,其中以豫園最為著名。豫園是江南著名的古典園林,現系全國文物保護單位之一,是廣大信眾和游人樂于前往的地方。豫園修建于明亮靖三十八年(1559年),原是明代四川布政使潘允端的私家花園。允端建筑此園,原是給他的老父潘恭定公(恩)作為養老燕居之所,存有愉悅老親的意思,故有豫園之名。園內有玉華、樂壽、會景、容與諸堂,臥晚、鍛陽、醉月諸樓,涵碧、玉茵諸閣、挹秀、留影、鳧佚、舍碧諸亭,其他還有魚樂軒、留春寓諸勝。其中樓臺亭榭,池石花木,都布置得錯落有致。


  明末清初,潘氏家屬衰落,豫園的地產房產逐漸流入外姓之手。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由上海地方豪紳出面蘑金購其地,捐歸城隆廟,后經修筑,稱之為“西園”,與“東園”相對,正式成為廟園。

  
  和西園相對的東園,又稱內園,在環龍橋南堍,偏于廟的東隅。系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由當地人士酸資構建,亦歸入城隍廟。自園筑成迄今二百余年間,雖屢經戰亂,但損失尚微,其景物至今并無重大變遷,有很多都是初建時的原物。


  東園雖不及西園寬大,但廳廈堂屋,亭臺山石,花木池沼,曲檻長廊等等布置,則較西園更精致些。走入廟北的大門,經過一個很大的天庭,便到了面朝南的正廳,正中懸有“靜觀”二字的巨額,系古虞許士貞書。原義為自然界音響的發生、平息,只有保持“自性”專一的“心”才能有所領悟。而對于道教來講,只有保持人的純真本性,才是認識自然界萬物的發生和變化之根本。以后“靜觀”常被用作對大自然認識的方式和方法,成為道士修煉和認識萬物的基本手段和方法。這里的“靜觀”即指道士起居的修道之所。正廳對面的短墻上,裝有青磚雕塑的精美壁畫,是初建時的原物。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人民政府對城隍廟進行了大規模的修葺,使之成為上海的名勝之一,為上海主要游覽區。


  上海以其地理上的優越位置,明清兩代經濟發達,形成世所習稱的“江海通津,東南都會”。1843年開埠以后,更得到空前的發展,很快成為東海之濱的港口城市,并逐漸發展為全國的經濟中心、貿易中心和金融中心。隨著上海經濟的繁榮和商業的發展,上海城隍的廟市也逐步形成。這時“上海城隍廟的廟市,就像是一個大規模的聯合商場,許多商鋪和攤販都集中在這里。夾雜著茶寮,點心鋪子和娛樂場所,可謂五光十色,無所不有”。明代末年的《滬江商業市景詞》中有一《城隍廟》詩曰:“城隍廟內去燒香,百戲紛陳在西廊。禮拜回頭多買物,此來彼往擲錢忙”。詩句淺顯,真實地反映了人們來城隍廟燒香、看戲;購物和游覽的心情。

  廟市是上海的一大特色。鱗次櫛比的店鋪在城隍廟內到處可見,其中以百貨店、照相館、畫像館、點心鋪、象牙店、玩具店、箋扇鋪、鐫刻店、鳥店、文具店等為最多。其他還有鐫牙鋪、牙器鋪、皮件鋪等。另外,兩邊還整齊地排列著許多地攤。廟內攤子上出售的貨物,有玻璃、搪瓷器皿,小兒衫褲、襪子、香燭元寶、雜貨等,其他如賣皮草制品的,賣鈕扣的,賣畫片玩具的,賣花草盆景金魚的也不少,更多的是賣桂花橄欖、五香豆、魷魚、春卷之類的零食攤。九曲橋上還有許多兜售書石的游攤。


  本世紀初到30年代,豫園市場,更是五光十色,無所不有。茶館最多時有十八家半(一家兼營開水,算半家),著名的如湖心亭里的宛在軒,至今仍在,已有160多年歷史。城隍廟的小吃,早在二、三十年代,已馳名退還,頭門內有老松盛的酒釀圓子,戲臺下的糖粥攤,樂圃聞樓下的徽州雞蛋餅,蘭齋的面筋百葉,長興樓(今南翔饅頭廟)的小籠饅頭,大殿前的油豆腐線粉湯等。馳名的百貨也增多了,出觀了許多木梳店、算盤店、首飾店和木制玩具店、照相館、鑼鼓樂器店。那時,市場里還有花鳥蟲色和小動物。花殿以城隍廟大門對面旗桿下的張仁和最老。鳥市集中在百翎路一帶。因此市場里的茶樓上,每天有一批攜了鳥籠來的老茶客,有的一個人會帶上十多只鳥。


  上海城隍廟的茶樓里,還經常有人說書,民國初年又形成了幾家市場,廟里的群玉樓和春風得意樓是說書的主要場所。


  春風得意樓后面的柴行廳,至今依然是久負盛名的市場,據說上海的說書人,只要在柴行廳登臺說過,在書壇上就算有了相當的地位,聽眾也刮目相看了。可見城隍廟的書場,已成了人們的娛樂場所。


  城隍廟的廟市,有時很能表現一種季節的情調。如在除夕的晚上,廟里到處可以看見寫、賣春聯等物品的;立夏時廟里的酒釀圓子是有名的;立夏前后,照例還有內園等處的賞花會;秋初有許多斗蟋蟀的攤子和賣金鈴子的擔子;九、十月里,還有菊花會的舉行。這些都能使人感覺到季節變化的情趣。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城隍廟的廟市經過整頓,一些不符合新社會人民需要的商店和商品都被淘汰,那些受人歡迎的小商品都得到發展。特別是近年來,廟市既展現了新貌,又力求恢復傳統的經營特色。今天的廟市內有100多家商店,經營16000余種商品,并且做到具有“小、土、特、多”四個特點。“小”,就是銷售價廉物美的日用品和小食品為主。


  “土”,就是銷售各地土產。如宜興的陶器、景德鎮和龍泉的瓷器、福建的漆器、杭州的張小泉剪刀等。


  “特”,就是有本商場特色的商品,有的幾乎是市上買不到的。如永青的假發,北永泰的鼻煙等。至于小吃、點心就更多了,如五香豆、梨膏糖、鴿蛋圓子、糖粥、眉毛酥等。


  “多”,就是品種的花色、規格多,如鈕扣商店經營的商品有六百多種;梨膏糖的花色有幾十種,瓶塞店的軟木塞,小者直徑六毫米,大者一百四十四毫米,瓶蓋等商品也有四百余種;手杖商店有竹、木、藤、柳條、金屬的手杖三、四十種。

  在1978年后,作為道教活動場所,上海城隍廟已經部分恢復。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