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專題 > 名人回憶 > 楊振寧眼中的遼沈戰役:長春圍城 慘狀空前

楊振寧眼中的遼沈戰役:長春圍城 慘狀空前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9月29日09:30 (來源:中華網)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7月17日,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楊振寧出席第三屆“兩岸論壇”論壇。 中新社發 張勤 攝

    中新網9月26日電 香港《亞洲周刊》刊登“亞太臺商聯合總會創會總會長”潘漢唐的文章《和楊振寧侃遼沈戰役》,提到楊振寧對該戰役所做的結論:“國共戰爭應從中國文化﹑國共差異及蔣介石與毛澤東的個人特質來評估”。原文摘編如下:

    諾貝爾物理桂冠得主楊振寧教授和我有個共同嗜好,即都喜歡意大利廚藝。

    九月的一個晚間,我們相約在港麗酒店內知名的意大利餐廳用膳,楊振寧的談興之濃,以及知識之淵博出乎我意料之外。

    話題自然的從美食、科學、人文、歷史談到了兩岸。后來當晚的主題卻不可避免的“停格”在 “三大戰役”。

    六十年前的今天正是“三大戰役”開打方酣之時。楊振寧元配杜致禮女士的尊翁杜聿明將軍是我自幼心目中“國軍第一戰將”。杜聿明將軍 (1902-1976)黃埔軍校第一期畢業,為蔣介石嫡系名將。遼沈戰役時任東北剿總副總司令兼冀熱遼邊區司令官,名義上剿總總司令是衛立煌將軍,但人人都知杜聿明將軍才是真正的主將。

    另二位副總司令鄭洞國將軍(兼第一兵團司令官)及范漢杰將軍和家父潘華國將軍都是黃埔先后期袍澤,并非常友好。鄭洞國任第八軍軍長時,家父為參謀長,鄭在其回憶錄《我的戎馬生涯》中提到“當時軍中具體事務,多由潘華國、舒適存等人主持。潘、舒二人有膽有識,作風干練,均為實干人才,對第八軍戰斗力的提高貢獻甚大。”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鄭臥病北京協和醫院時,我曾數次派人探訪,表達一個黃埔子弟的關懷。(我個人也長期擔任香港黃埔軍校同學會榮譽會長)

    話題轉到杜聿明時,楊振寧以一個很感人的故事開始。他于一九七一年第一次回到北京。杜聿明將軍設宴款待,在座陪客皆為東北軍中同僚,鄭洞國、范漢杰、侯鏡如(當時為第十七兵團司令官)﹑覃異之等幾位將領。酒過三巡,范漢杰將軍提到他有一子范大年亦為臺大物理學畢業刻在美任教,請楊代為尋找,以便聯絡。可以想見,在當時這是一個不太容易,需要依靠幸運之神助力之任務。

    不多久,楊振寧透過當時在紐約州水牛城校區的友人找到了范大年,方知事實上他畢業于臺大工學院。當然范老請楊幫忙也基于一個小小的美麗誤會,以為楊與其子同為物理學人而自然相熟。

    來年范大年返北京與其父團聚。父子相隔數十年后重逢,其情其景必定動人肺腑。不多久,了其畢生心愿的范老與世長辭。一個亂世的感人故事。“您真是功德無量”,我舉杯向楊振寧致敬,并一飲而盡。

    楊振寧不久之前趁“中研院”年會之便在臺灣“中央大學”所設立的“余紀忠講座”中和歷史學者余英時教授各做了科學與人文方面的演講。楊的題目是我極有興趣的《二十世紀數學與物理的分與合》。

    由于他和余紀忠熟稔,很自然我們的話題轉到余紀忠。余紀忠先生是臺灣知名報人,早年創立《征信新聞報》,后改組為《中國時報》,是臺灣最有影響的日報之一。

    一九四五年一月“青年遠征軍”(簡稱青年軍)成立之時,任二零三師師部政戰主任,后調往東北任職于杜聿明將軍旗下,其辦報的經驗即濫觴于東北,也可說“因緣殊勝”。

    一九四五年八月日本投降,家父奉蔣介石命代表中國接收香港后,十一月返國接任青年軍二零一師師長。一九四六年七月第二零三師與第二零一師合編為陸軍整編第二零三師,家父擔任該新整編師師長。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