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中醫學 > 中醫學—漢晉名醫—張仲景

中醫學—漢晉名醫—張仲景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2月14日15:24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張仲景(約150~219年),名機,東漢末年南陽郡涅陽(今河南省南陽市,一說涅陽故城在今南陽市與鄧縣之間的稂東鎮,地屬鄧縣)人。(按《水經注》:“涅陽,漢初置縣,屬南陽郡,因在涅水(今趙訶)之陽,故名。”張仲景的里籍自來眾說紛云,陳邦賢氏定為南陽郡涅陽,范行準氏定為南陽蔡陽,嗣后廖國王、張炎二氏考涅陽故城在今鄧縣稂東鎮。尚啟東考為南陽郡棘陽(故城在今河南新野東北)),《后漢書》無傳,其事跡始見于唐代甘伯宗《名醫錄》:“張仲景,南陽人,名機,仲景乃其字也。始受術于同郡張伯祖,時人言,識用精微過其師,所著論,其言精而奧,其法簡而詳,非淺聞寡見者所能及”。

    張仲景生活于東漢末。當時,除連年戰亂外,疫癘流行,曹植曾有記述,“建安二十二年,癘氣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號泣之哀,或闔門而殪,或覆族而喪。”(《曹集詮評》第九卷),張仲景稱其宗族原有人丁二百余口,自建安以后的不到十年間,死亡者有三分之二,而死于傷寒的竟占十分之七。張仲景有感于宗族的衰落和人口的死亡,加之世浴之弊,醫家之弊,醫道日衰,傷往昔之莫救,促使他悉心研究醫學,“勤求古訓,博采眾方”,撰用前代醫籍如《素問》、《九卷》、《八十一難》、《陰陽大論》、《胎臚藥錄》,又結合個人臨證之經驗,編成了《傷寒雜病論》。原書十六卷,經漢末戰亂兵火而散佚,復得后世醫家整理,成為今本《傷寒論》和《金匱要略》二書,前者專門討論傷寒病。后者主要論述內傷雜病。

  傷寒是外感急性熱病的總稱,《素問·熱論》說:“今夫熱病者,皆傷寒之類也。”張仲景基于此說而發展,他以六經為綱,剖析了傷寒病各個階段的病機病位病性,創立了傷寒病的六經辨證體系。對于各科雜病,張仲景以臟腑經絡為樞機,縷析條辨,開后世臟腑辯證之先河。《傷寒論》與《金匱要略》二書共載方劑269首,用藥214種,對藥物的加工與使用,方劑的配伍與變化都有很細致的要求。張仲景對外感熱病與雜病的認識和臨證治療的指導思想與方法,被后世概括為辨證論治體系,其在藥劑學方面的成就,對后世醫學的發展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宋代之后的醫學家多尊稱其為“亞圣”、“醫圣”。

  張仲景本為士人,而能絕意宦途。精研醫道,并鄙視那些“競逐榮勢,企踵權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務”的“居世之士”。他不僅以醫術享譽于當時,且對醫生的醫德與醫療作風有相當嚴格的要求,批評那些醫德不修、醫風不正的醫生,“不念思求經旨,以演其所知,各承家技,始終順舊,省病問疾,務在口給,相對斯須,便處湯藥,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人迎趺陽,三部不參,動數發息,不滿五十,短期未知訣診,九侯曾無彷佛,明堂闕庭,盡不見察。所謂窺管而已。”這些論述上承秦漢,下啟晉唐,成為祖國醫德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

  張仲景的著作除《傷寒雜病論》外.見于文獻著錄的尚有《張仲景五臟論》、《張仲景脈經》、《張仲景療婦人方》、《五臟營衛論》、《療黃經》、《口齒論》等。張仲景弟子有杜度、衛汛,俱為當時名醫。

  后人為了紀念張仲景,曾修祠、墓以祀之。明清以來留下的有關文物勝跡較多。河南南陽的“醫圣祠”始建于明代,有清代石刻“醫圣祠”(1727)、“醫圣張仲景故里”(1900),據明代《漢長沙太守張仲景靈應碑》記載:“南陽城東仁濟橋西圣廟,十大名醫中有仲景像。”清代《南陽縣志》記載:“宛郡(南陽)東高阜處,為張家巷,相傳有仲景故宅,延曦門東迤北二里,仁濟橋西,有仲景墓。”河南南陽的醫圣祠經明清以后屢次修葺(其間也有毀壞),保存比較完整。分布各地的十大名醫祠中都供有張仲景的塑像,反映了中國民間對張仲景的崇敬與緬懷。醫圣祠于本世紀50年代以后經不斷擴建增修,已煥然一新,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