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茶文化 > 茶文化—茶與名人—陸游茶詩續《茶經》

茶文化—茶與名人—陸游茶詩續《茶經》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2月03日19:30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陸游(1125年一1210年)﹐字務觀﹐號放翁﹐越州山陰(今浙江紹興)人。他是南宋著名的愛國詩人。
  陸游一生嗜茶﹐恰好又與陸羽同姓﹐故其同僚周必大贈詩云﹕“今有云孫持使節﹐好因貢焙祀茶人”﹐稱他是陸羽的“云孫”(第九代孫)。盡管陸游未必是陸羽的后裔﹐但他卻非常崇拜這位同姓茶圣﹐多次在詩中直抒胸臆﹐心儀神往﹐如“桑苧家風君勿笑﹐他年猶得作茶神”﹐“《水品》《茶經》常在手﹐前生疑是竟陵翁”﹐所謂“桑苧”﹑“茶神”﹑“竟陵翁”均為陸羽之號。陸游自言“六十年間萬首詩”﹐其《劍南詩稿》存詩九千三百多首﹐而其中涉及茶事的詩作有三百二十多首﹐茶詩之多為歷代詩人之冠。
  與一般詠贊茶事之作不同的是﹐陸游多次在詩中提到續寫《茶經》的意愿﹐比如“遙遙桑苧家風在﹐重補《茶經》又一篇”﹐“汗青未絕《茶經》筆”等。陸游未有什么《茶經》續篇問世﹐但細讀他的大量茶詩﹐那意韻分明就是《茶經》的續篇──敘述了天下各種名茶﹐記載了宋代特有的茶藝﹐論述了茶的功用﹐等等。
  陸游曾出仕福州﹐調任鎮江﹐后來又入川赴贛﹐輾轉各地﹐使他得以有機會遍嘗各地名茶﹐品香味甘之余﹐便裁剪熔鑄入詩。如
   “飯囊酒甕紛紛是﹐誰賞蒙山紫筍香”──講的是人間第一的四川蒙山紫筍茶﹔
   “遙想解酲須底物﹐隆興第一壑源春”──這是福建隆興的“壑源春”﹔
   “焚香細讀《斜川集》﹐候火親烹顧渚春”──是說浙江長興顧渚茶﹔
   “嫩白半甌嘗日鑄﹐硬黃一卷學蘭亭”──此言紹興的貢茶日鑄茶﹔
   “春殘猶看小城花﹐雪里來嘗北苑茶”──說的也是貢茶北苑茶﹔
   “建溪官茶天下絕﹐香味欲全試小雪”──這說的是另一個貢茶福建建溪茶。
   此外﹐還有許多鄉間民俗的茶飲﹐如
   “峽人住多楚人少﹐土鐺爭響茱萸茶”──湖北的茱萸茶﹔
   “何時一飽與子同﹐更煎土茗浮甘菊”──四川的菊花土茗﹔
   “寒泉自換菖蒲水﹐活水閑煎橄欖茶”──浙江的橄攬茶。
   這些詩作大大豐富了中國歷史名茶的記載﹐且多為《茶經》所不載。
  陸游諳熟茶的烹飲之道﹐常常身體力行﹐以自己動手為樂事﹐因此﹐在他的詩里有許多飲茶之道。
  如“囊中日鑄傳天下﹐不是名泉不合嘗”﹐又如“汲泉煮日鑄﹐舌本方味永”﹐言日鑄茶務必烹以名泉﹐方能香久味永。
   “矮紙斜行閑作草﹐晴窗細乳戲分茶”﹐講當時的茶藝“分茶”(一種能使茶盞面上的湯紋水脈幻化出各種圖案來的沖泡技藝)﹐和分茶時須有的好天氣﹑好心境。
  “眼明身健何妨老﹐飯白茶甘不覺貧”﹐則更是進入了茶道的至深境界﹕甘茶一杯滌盡人生煩惱。
  茶之功效在陸游的詩中也得到多方面的闡述。
   “手碾新茶破睡昏”﹐“毫盞雪濤驅滯思”──茶有驅滯破睡之功﹔
   “詩情森欲動﹐茶鼎煎正熟”﹐“香浮鼻觀煎茶熟﹐喜動眉間煉句成”──茶助文思﹔
   “遙想解酲須底物﹐隆興第一壑源春”──茶解宿酒﹔
   “焚香細讀《斜川集》(蘇軾之子蘇過的文集)﹐候火親烹顧渚春”──茶宜伴書。
  有鑒于此﹐后人有詩云﹕“放翁九泉應笑慰﹐茶詩三百續《茶經》。”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