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茶文化 > 茶文化—茶與名人—陸羽、李冶與皎然

茶文化—茶與名人—陸羽、李冶與皎然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2月03日19:28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陸羽到了關中,卻逢安史之亂,他隨秦人南下過江。為什么他不回竟陵,也不去蘇州找崔國輔的家,而偏偏來到湖州?這是因為他想到了將他哺養七、八年的李儒生家。湖州大郡,人海茫茫,怎能找到李家恩人?機緣在于遇到詩僧皎然。詩,李季蘭(即李冶)五歲就會吟詩,陸羽通過詩憎的關系網,有希望覓得李家的消息。
  事情果然奧妙,李季蘭隨父母回到故鄉,少女時代就唱吟于學子文士間,名聲在外,風流一時。正因如此境遇,年屆及笈猶待嫁閨中。不幸父母相繼亡故,孑然一身,只得棲身開元寺為女冠。湖州開元寺有兩處,早在南朝陳天成三年(555)陳霸先受封為陳王時,迎章皇后到湖州居住,由于陳霸先全家信佛,辟開元寺為家廟,此廟曾改名龍興寺,唐代以后改名天寧寺。在開元寺作為章皇后修行的家廟時,地方官民另造開元寺于飛英塔東北隅,此處歷史上造過兩次,所以,同一地點有新舊兩廟,最后變遷為眠佛寺。李季蘭出家處應在作為陳氏家廟的開元寺,因為那里女冠為主。章皇后的女兒青蓮公主后來到白雀山法華寺修行,死后專為她建造真身殿,李季蘭常住此殿,殿近山顛,望太湖如在眼前。皎然的詩中多處提到在法華寺吟詩會友,正如在這種交際中,認識了李季蘭。這位開放型的女性,心里情絲萬縲,廟宇怎能封閉她的青春,請看她早年一首詩:翠融紅綻渾無力,斜倚欄干似詫人。

   深處最宜香惹蝶,摘時兼恐焰燒春。

  
  當空巧結玲瓏帳,著地能鋪錦繡茵。
 
  
  最好凌晨和露看,碧紗窗外一枝新。
  她吟詠的是薔薇花,但卻寄托著她的情思。在她被選入《全唐詩》的十多首詩中,贈友的詩都含情脈脈。她給皎然也寫詩,而皎然隱心不隱跡,禪心一絲不掛,正是“禪心已作沾泥絮,不逐東風上下狂”。一次李季蘭到杼山訪問皎然,說了些常相憶的話,皎然給她寫了一首詩:常隨山上下,勿限江南北。
  共是忘情人,何由勞相憶。
  詩僧倜儻豪爽,而李季蘭情意纏綿,曾寄詩情探。皎然又回答了一首詩:
   天女來相試,將花欲染衣。
  禪心竟不起,還捧舊花歸。
  由于皎然與李季蘭有過如此交往,所以陸羽到了杼山,與皎然結成緇素忘年之交后,談起身世,皎然就告訴李季蘭的境地。自此,李陸重逢,曾至少會面二次,李詩中有今昔為證。
  昔去繁霜月,今來苦霧時。
  相逢仍臥病,欲語淚先垂。
  強勸陶家酒,還吟謝客詩。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雖然從此以后李陸兩人沒有再聚首的跡象,但是,李季蘭依然懷念他,在吟《柳》詩中可以看出借這位楚客傷春。
  最愛纖纖曲水濱,夕陽移影過青萍。
  東風又染一年綠,楚客更傷千里春。
  低葉已藏依岸棹,高枝應閉上摟人。
  舞腰漸重煙光老,散作飛綿惹翠茵。
  李季蘭形氣既雄,詩意豪蕩,是解放了人性的杰出女詩人,人們應該給予積極評價。她的死是唐德宗的昏昧。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