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地區文化 > 東巴文化—東巴祭祀—東巴面偶

東巴文化—東巴祭祀—東巴面偶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1月16日16:32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東巴祭司們以世代相傳的形式,傳承著一套的面塑藝術,他們稱其為“多碼”。“多碼”為面偶的總稱,代表神靈形象的神偶,稱為“恒多瑪”。代表鬼魔表象的鬼偶,稱之為“楚多瑪”。代表自然界精靈的面偶,如體現神山、神海的面偶被稱之為“俚多”、“構多”。

  神偶需用大麥或青稞炒面作為原料,其特點是粘性適中,做成面偶后不易變形。過去,納西族家庭或村寨,有不少定期舉辦的祭祀活動,如一年再度的祭天,一年兩季的示自然神,一年一次的祭家神、畜神、村寨神等等,也有不少應事而行的祭祀活動。事前,家中自然得事先備齊所用物品,做神偶的大麥、青稞炒面是必備之物。不得 疏漏。并且,這件事必須得由男主人親自操勞。從炒大麥到磨成面粉,再將面粉揉成團,交與東巴們塑造神像,再把這些事必須得由男主人親自操勞。從炒大麥到磨成面粉,再將面粉揉成團,交與東巴們塑造神像,再把這些神像置于竹簸內,懸于屋中央,勿讓貓狗損傷等等,都得由男主人小心照應,婦人不得觸摸。平日不問家務的男主人,在祭祀前后,是最為忙亂的時刻。妻子愛莫能助,只好在一旁說話有鼻子有眼上一把:“青稞在樓上的大柜子里,大麥在火塘邊的布袋內,炒時火應小些,手要拌得勤些“等等”。鬼偶的制作則要簡單許多,首先不必用大麥、青稞等上乘食糧,中需苦蕎炒面即可。色黑、味苦的劣勢就只能受屈而塑鬼像了。

  神靈們的造像過程是這樣的,男主人送上已揉揉的面團,東巴們便圍坐火塘邊,邊飲酒品茶,邊制作面塑。神偶一般需在祭祀活動的前一天便塑造完畢,因次日天一放明,東巴們就將舉行隆重的迎神儀式。而鬼偶則可以在次日的儀式當中即興捏塑。東巴大師們在言談舉笑中,一尊尊的神靈在他們的指尖復活,隨著一雙雙長滿厚繭的指起伏,諸大神們搖頭晃腦,憨態可掬。做成后,東巴用雙手將大神置于皮鼓,挑些酥油請神品嘗,并道謝在神不嫌家貧降臨此地。

  東巴教的每一個儀式,都有一本詳盡地規定儀式程序的經書 ,叫《盧模》,我們將其翻譯成《xx儀式之規程》,《規程》中說:所有東巴教中的神鬼,都需造像。樂巴教中有數千尊神鬼,大型祭典,有數百名神鬼要在儀式中出現。全部造像,中小型的,在五六十至十來尊之間。當然也得看地域的貧富與家景的豐歉,家景好者,送來山一般大的面團,所請制作的東巴也眾多,神偶做得既氣派又眾多。家貧糧短人戶,面團微小,東巴們也只好將就著少做幾尊。

  次日清晨,祭祀人家的炊煙早早地爬向山嶺,與山腰云團連成一片,主婦燒茶水煎油餅,準備迎接四方神靈。男主人凈手后協助東巴大師將神靈塑像一尊尊地穩置于神壇正方的簸箕內,簸箕中鋪滿了供享用的神糧。當第一束陽光射向村后山梁時,邀神的白海螺號聲劃破彌漫的晨霧飄向天際。大師翻開《迎神駕臨經》,清了清初醒的嗓子高聲誦讀起來,萬分真誠地邀請必到該儀式的諸位大神,歌頌神靈們的豐功偉績。副主祭東東巴逐一為神靈塑像獻上酥油與白面,其方法像是給小孩喂飯一般,直接將酥油抹于神偶嘴上,或把白面粉由頭頂灑下,讓不知情的旁人看上去有些好笑。男主人也捧上灑茶、煎餅、糖果等品供品款待親駕寒舍的諸位大神。
早餐過后,緊張而有序的祭祀活動開始,小儀式一日便了結,大的儀式需連續三、五日。儀式中,神偶們品嘗著一日三餐的酒肉果點,以及徹日通夜的贊美言辭,可算是享足了清福。進入儀式的尾聲,最后一件事是把大神們一一送回,大師誦《送神經》,院心升起一堆柏枝燒成的天香火,把神身子部可讓參與儀式的眾人品嘗,能去病強身,獲得安康歡樂。

  鬼偶的制作則不必太講究,用苦蕎作為它的原料,爆炒、輾碎、揉成面團揉好后呈褐黑色,符合納西族神白鬼黑的美學觀念。苦蕎面團送到東巴手中,不會即刻去做,必須等待著儀式的發展。當祭祀儀式進入到邀鬼入宴的時段,東巴會高舉面團往所有祭祀主人身上吸,再往所有房屋的門、床、柱、柜等物器上吸,甚而下到畜圈門欄上吸。意為把所有依附在主人家中的鬼魔,都 用面團引誘出來。如此舉動都伴隨著一陣陣的,或高或低的牛角號聲而進行。納西人家有規矩,請神用白海螺號來迎請;請鬼則用牛角號來邀迎。

  東巴 用面團為所有人及房屋圈舍吸完鬼后,便用吸滿鬼魔的面團,七手八腳塑造著鬼怪的形象。主祭大師唱誦著《鬼怪的產生與來歷 》,長有九個蛇頭的是日納固恭鬼王,長著豬頭的是呆饒金補鬼王……這些鬼王雖生有虎頭蛇首,卻并不使人畏懼,反而充滿稚拙,讓人感到幾分好笑又幾分可愛。這便是純真的藝術,難怪科無數中外藝術家在參觀東巴雕塑后,不無激動的說:“此乃珍品,是現代藝術家們難以學會的。”做鬼偶時,常有小孩圍擠過來湊鬧,搶著捏個豹首王不,舉著四處駭人。耐心的東巴也會看準有靈氣的孩童傳下幾招絕活。做鬼偶的過程輕松活潑,充滿樂趣,不象做神偶那般嚴肅認真,讓人透不過氣來。

  鬼偶做成,請鬼入鬼寨,主人將款待各路鬼王。納西人對待鬼怪的方法充滿智慧,他們并非簡單的砍殺了事,而是有步驟講策略的。首先以禮相待,好言勸慰,甚至設酒宴贈禮品,求鬼魔勿相侵擾,并答應日后定期祭奠,供奉宴贈佳品。同時,告知它們:大神以及勇猛的天兵悍將已進駐家中,如鬼魔退離遲緩,恐遭殺身之禍……。總而言之,先禮后兵是總的戰略;宴請、勸退、宰殺是具體的戰術。宴飲中,不同的儀式鬼偶們會得到不同的待遇。
 
  小儀式,它們會品嘗到雞血與雞毛,大儀式,可足享豬、雞、牛、羊升騰著熱氣的血祭。眾鬼魔口福旺盛而不思離去。往往要主祭東巴提高嗓門喊到:“該走啦喲,象虎豹一般迅速地躍去;該走啦喲,象鷹鶴閃電般的飛走。”東巴們取鬼偶到村后山嶺,奮力拋向深谷并高呼:“請別再回來!如膽敢回返者,定宰不饒!”送走鬼偶后,東巴揮刀搗毀鬼寨,并在門前架一掛滿木片削成的刀矛弓箭有設防木架。對待那些看不到摸不著的神鬼,也只能如此。好在祭祀的主人由安心定魂,割棄了纏繞心頭的亂麻,重又滿懷信心地迎接新一天的太陽。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