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地區文化 > 東巴文化—東巴祭祀—東巴木雕

東巴文化—東巴祭祀—東巴木雕

中華五千年 2008年01月16日16:31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木雕是在面塑基礎上形成的。前邊已經談到過,東巴們做祭祀活動,總要把相關的神鬼 用面捏塑出來,好讓祭祀有一個確定的對象,也好讓祭祀的主人信服無疑。然而,有的時段祭祀活動特別的繁多。譬如遇到天災,全村會聯舉辦抵御災禍的大型儀式,各家族或各自家庭,也都會爭搶著極早舉辦抵御天災的祭祀活動。發生了大規模的性傳染疾病,更是恐慌異常,追趕著東巴祭司不放,央求及早為他家祭神求鬼,除病棄疾。
    
  東巴 們大多皆有救民于水火的責任心與職業道德,夜以繼日地為所有人家操辦儀式。可是,每進入一戶新的祭祀家庭,都需捏塑數十尊神鬼面偶,費工費時,極大地影響了祭祀的速度。用木雕神像代替面偶便應運而生。
    
  木雕神像可反復使用,方便、快捷,深受東巴與祭祀家庭的歡迎。并且,木雕神像的雕制要比面偶精細得多,可更地刻畫神靈們的形象,增強民眾對神的愛。木神像使用過后,可珍藏家中,也可恭奉于家中神龕,這對家里有益而無損。但是,鬼魔之形是決對不可以存放家中的,鬼偶必須在儀式中當眾砍毀,投向深谷絕壁,使之消失,這樣也就沒有必要把鬼魔形象雕制神像、神器,而不雕鬼怪妖魔。

  木雕神像,可在東巴人寬裕的時間內精心構思,反復雕鑿,直至滿意而止。大神們的五官服飾,以至神靈胸前偑掛的念珠也可刻制得比面偶好了許多。但依舊保持著東巴們的風格,不十分注重形象部的逼真酷似,而是用整體寫意 的手法,如眼睛就是隨意凹陷的兩個洞,嘴巴的輪廓也只是微張的一條縫,從局部看顯得簡單。但如從整體去體會,整個造型溢出一股神秘的靈氣,粗獷中透出一股不可言狀的威嚴。這些神靈們的木制雕像自然純樸,神態天真而憨厚,氣質普通而平和,使人感到親切,全無神靈那種貌岸然、威嚴神圣、高傲而難于親近的敬畏之感。不少雕像還不乏滑稽可笑的幽默,具有濃厚的世俗氣息,從件件作品的造型中,我們完全可看出它 創造者,是一群膀大腰粗,散發出泥土香味的山野農夫。

  進入東巴儀式的下半段,鼓鑼聲緊促激烈,東巴與眾人們的吶喊聲此起彼伏。此時,因年衰而未能親臨祭場的老者們知道,“天兵神將”正與鬼怪們搏斗拼殺。每當搏殺至決勝時刻,德高望眾的東巴大師會登場顯威,只見他全身披掛,手揮威力無比的神杖,神杖所到之處,鬼寨堡壘無不崩塌潰敗。在祭場四周掀起的掌聲與歡笑聲中,人神組成的聯盟最終獲得了勝利。老者對一群孩童和婦人說道:“大師與神杖是取勝的關鍵。”
神杖,是東巴法器中最高級別與最具威力者。由兩部分組成,杖身與杖頭。杖身是一節堅硬木質做成的棍子,上邊可繪或刻著青龍的形象,蛟龍口噴火焰,張牙舞爪,足以使鬼怪散失魔力。杖身的下端,是一個閃寒光的鐵矛,東巴大師運足全身之力,閃電般的刺向鬼寨魔穴,矛尖與碎石在碰撞中蹦出耀眼的火花,兩個東巴中的善舞者,手持寒光逼人的大刀,左撲右砍不離大師左右,緊跟其后的一群東巴,射出暴雨般的利箭,箭箭飛向鬼寨。若碰到夜間驅鬼,火光四起,鼓聲大作。孩子們即驚恐又興奮,臺同今天的小孩觀看恐怖驚險的動作巨片。

  杖身雖具威力,但法杖的靈魂卻在頂端。法杖頂 有一段雕工精細的部分,稱做神杖頭。神杖頭上雕有丁巴什羅、依古阿構、恒迪窩盤等東巴教中最大的神靈;雕有大鵬神鳥、優麻戰神、白色的神獅、金色的大象以及牦牛、猛虎等保護神;還有納西人所崇拜的日月星辰、八寶神物、天宮神殿等形象。總之,所有的東馬巴都一致豎立拇指盛贊神杖頭;它是蒼天的象征,它集所有天神于一體,它具有日月雷電般的威力,它所向披靡戰無不勝。能在儀式中親握神杖是東巴們的最高榮譽,是年輕東巴們的畢生追求,是他們心底的最高企望;是家人與族群能在社會中揚眉吐氣的象征。

  時至清朝中后期,還出現了在木板上雕刻神像,雕刻東巴古籍中的經典語段,用拓印的手段為祭祀活動提供快捷的神像畫與經文拓片。也有一批有膽識的東巴經師,用雕板印刷的手段,印刷發行東巴經典,其目的是規范一東巴文字,減少不同納西族地區的異體字群。統一和規范不同地區的東巴經典。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