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古代歷史 > 李淵和裴寂是怎么搞君臣交易的?

李淵和裴寂是怎么搞君臣交易的?

中華五千年 2007年12月07日16:18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俗話說:“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真是有道理。裴寂給隋煬帝當差的時候,職位不是很高,但留守太原的最高軍事和行政長官,也就是后來的唐高祖李淵,偏偏就愿意結交他。為什么呢?表面看,李淵結交裴寂,處的似乎是朋友的感情,用史書的話說就是“與寂有舊,時加親禮”(《舊唐書·裴寂傳》),殊不知李淵看重的實在是裴寂“縣官不如現管”的崗位優勢——主抓物資后勤工作,有實權。

  大凡小人物和大人物套近乎,通常會被人說成是溜須拍馬,但大人物要主動和小人物處朋友,卻往往被譽為禮賢下士,盡管這兩者的目的,從本質上說似乎大同小異:或為名,或為利,都是為了從對方的身上得到好處。李淵結交裴寂,顯然不是為了虛名,他是想放長線釣大魚,用現在的話形容,就是要用高投入換來多產出。說白了就是為自己干大事服務。

  不過,李淵畢竟是李淵,他懂得一莊買賣交易的成功,必須獲得對方的信賴,特別是越做大買賣越要從點滴細節做起,其中,感情的投資不可或缺。這也是一切勞心者駕馭人的基本手段。那么,李淵是怎么結交裴寂的呢?說來饒有風趣,要用一句話概括,那就是投其所好。

  裴寂這個人權力欲很強,毛病也不少。最大的毛病就是他的兩個“嗜好”:愛喝酒,好賭博。于是,李淵以敘舊為名,在哥兒們感情的招牌下,三天兩頭把裴寂請到家里,喝一回,賭一把,有時侯喝的高興、玩的痛快,竟然通宵達旦,一點都不覺得疲倦。還別說,這一招兒果然靈,把裴寂整的服服帖帖。

  最有意思的是,當時李淵政治上的得力助手,他的二兒子李世民為了配合李淵,也竟然出資數百萬,找了一個叫高斌廉的龍山縣令和他賭博,并偷偷告訴高斌廉要把握好兩個原則:一是必須輸;二是慢慢輸。都說有錢能使鬼推磨,果不其然,裴寂贏了李世民這么多的錢,樂得屁顛屁顛的,又把李世民當成鐵哥兒們了,跟在屁股后俯首聽命。

  從隋大業中期一直到李淵晉陽起兵,在這十幾年的時間里,李淵、李世民父子在裴寂身上投入了多少呢?外人不得而知。不過,裴寂似乎心知肚明,畢竟人心都是肉長的,況且他也是這場買賣的交易者,所以,等到李淵義旗一舉,裴寂這面馬上送去了宮女五百人,上等米九萬斛,雜彩五萬段,兵甲四十萬領,以供軍用。你看,李淵、李世民父子的投入終于有了回報。 

  都說打仗打的是物資,拼的是后勤保障,的確,像這樣的供給可幫了李淵的大忙,大唐基業的建立,裴寂可以說立了首功。所以,盡管裴寂是慷公家——隋煬帝的慨,但在功勞簿上,李淵記下的卻是裴寂的情。也正因為此,在裴寂“知恩圖報”后,李淵立馬兒任命裴寂為長史,賜爵聞喜縣公;等李淵正經八擺當了皇帝后,又把裴寂提升為司空,官居一品,無可復加;貴及一時,無人可比。 

  你看,這真是互惠互利,皆大歡喜,彼此想要的都得到了,用現在時髦的話概括,真是雙贏的交易。看來,在利益交換的潛規則里,有時候,所謂的原則真是狗屁不如。從這個角度講,隋朝的政權整沒了,責任真的不能全推給隋煬帝。臣子們把皇帝賦予的權力,用在個人利益的投資上,什么的政權碰上這樣的敗家子也得給敗壞了。當然了,這是題外話,說遠了。 

  不過,從這一點上也不難看出,人真的是沒有完人,人都有弱點,這就像吹氣球,你就吹吧,再好的氣球也有破裂的時候。人的弱點就如同氣球最先破裂的地方一樣,往往就成為一個人蛻變的突破口。裴寂在這場交易中的表現,也就是說,他之所以能被李淵拉攏到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證。 

  但話說回來,裴寂也不是白給的,和李淵比,裴寂的“投入”盡管低了點,可他拿的卻是一條性命、一生追求參與這場交易的,而且,既然是交易,就同樣有談條件、講賺頭的資本。“城門之外,皆是盜賊”(《舊唐書·裴寂傳》)的時候,李淵需要的是人心的歸附,具體到裴寂的身上,他需要的是裴寂在關鍵時候支一竿子。所以,他開給裴寂的條件,除了升官發財外,有一個耐人尋味的條件竟然是“特恕二死” (《舊唐書·劉文靜傳》),就是說,即使你裴寂犯了該殺的罪,也饒你兩次不死。

  條件確實很誘惑人,也怨不得裴寂那么賣力。然而,在這場君臣的交易中,裴寂真的賺了嗎?當天下大定,昔日的合作伙伴變成了今天潛在的競爭對手,一切叫人誘惑的條件似乎都已經是過期的合同。不過,同樣耐人尋味的是,和李淵的另一個“特恕二死”的交易者——冤死鬼劉文靜比,裴寂似乎還是幸運的。按照唐太宗的說法,裴寂犯了四條死罪,卻保住了命。這樣看起來,裴寂應該是賺了,因為在這樣的交易中,不賠就是賺。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