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古代歷史 > 江西的游擊苦戰――文天祥的最后努力

江西的游擊苦戰――文天祥的最后努力

中華五千年 2007年12月07日16:13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文天祥到福州后,本來提出要回溫州組織舟師,由海道而進收復兩浙。陳宜中不同意,文天祥只得作罷。陳宜中的想法,是放棄溫州,把大本營全移至閩地,欲依靠張世杰收復兩浙以自洗其先前棄都亡命之罪。出于這種私心,他當然不想與自己平起平坐的文天祥立功。于是,陳宜中就把文天祥外派,讓他在南劍州(今福建南平)開府,招募士兵。

  在福州的短暫準備期間,九死一生的文天祥把先前所寫的詩歌編為一集,名《指南錄》,皆為向南奔君的紀實詩:“臣心一片磁針石,不指南方不肯休。”詩文字字帶血,句句含悲,特別是文天祥所寫的《指南錄后序》,高度而形象地概括了他自德佑二年以來元軍兵臨城下至他最終逃往永嘉整個過程: 

  德祐二年二月十九日,予除右丞相兼樞密使,都督諸路軍馬。時北兵已迫修門外,戰、守、遷皆不及施。縉紳、大夫、士萃于左丞相府,莫知計所出。會使轍交馳,北邀當國者相見,眾謂予一行為可以紓禍。國事至此,予不得愛身;意北亦尚可以口舌動也。初,奉使往來,無留北者,予更欲一覘北,歸而求救國之策。于是辭相印不拜,翌日,以資政殿學士行。

  初至北營,抗辭慷慨,上下頗驚動,北亦未敢遽輕吾國。不幸呂師孟構惡于前,賈余慶獻諂于后,予羈縻不得還,國事遂不可收拾。予自度不得脫,則直前詬虜帥失信,數呂師孟叔侄為逆。但欲求死,不復顧利害。北雖貌敬,實則憤怒。二貴酋名曰館伴,夜則以兵圍所寓舍,而予不得歸矣。未幾,賈余慶等以祈請使詣北;北驅予并往,而不在使者之目。予分當引決,然而隱忍以行。昔人云:“將以有為也。”

  至京口,得間奔真州,即具以北虛實告東西二閫,約以連兵大舉。中興機會,庶幾在此。留二日,維揚帥下逐客之令。不得已,變姓名,詭蹤跡,草行露宿,日與北騎相出沒于長淮間。窮餓無聊,追購又急,天高地迥,號呼靡及。已而得舟,避渚洲,出北海,然后渡揚子江,入蘇州洋,展轉四明天臺,以至于永嘉。 

  嗚呼!予之及于死者不知其幾矣!詆大酋當死;罵逆賊當死;與貴酋處二十日,爭曲直,屢當死;去京口,挾匕首以備不測,幾自剄死;經北艦十余里,為巡船所物色,幾從魚腹死;真州逐之城門外,幾徬徨死;如揚州,過瓜洲揚子橋,竟使遇哨,無不死;揚州城下,進退不由,殆例送死;坐桂公塘土圍中,騎數千過其門,幾落賊手死;賈家莊幾為巡徼所陵迫死;夜趨高郵,迷失道,幾陷死;質明,避哨竹林中,邏者數十騎,幾無所逃死;至高郵,制府檄下,幾以捕系死;行城子河,出入亂尸中,舟與哨相后先,幾邂逅死;至海陵,如高沙,常恐無辜死;道海安、如皋,凡三百里,北與寇往來其間,無日而非可死;至通州,幾以不納死;以小舟涉鯨波,出無可奈何,而死固付之度外矣!嗚呼!死生,晝夜事也,死而死矣;而境界危惡,層見錯出,非人世所堪。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予在患難中,間以詩記所遭,今存其本不忍廢,道中手自鈔錄:使北營,留北關外,為一卷;發北關外,歷吳門、毗陵,渡瓜洲,復還京口,為一卷;脫京口,趨真州、揚州、高郵、泰州、通州,為一卷;自海道至永嘉來三山,為一卷。將藏之于家,使來者讀之,悲予志焉。 

  不久,文天祥轉戰至汀州(今福建長汀),派趙時賞率一部軍士去取寧都(今江西境內),派吳俊章取雩都(今江西于都),同時,在江西堅持抗元的劉洙等人聞文天祥開府,紛紛提兵來會。 

  景炎二年(公元1277年)五月,文天祥集結部伍,自梅州出江西,吉州、贛州堅持抗元的宋軍皆來赴,合軍收復會昌縣。八月間,文天祥部下趙時賞等人分道攻取了吉、贛周圍的不少地區,把贛州包圍起來。聞聽文天祥在江西聲勢大震,衡山、撫州等地殘余宋軍也紛紛加入進來,一時間士氣高昂。 

  元廷聞報,非常緊張,忙在江西置行中書省,以塔出為右丞,敏珠爾丹(又譯“麥術丁”)為右丞,李恒為參知政事,下決心撲滅江西的反元宋軍。 

  九月間,在元軍諸道四出江西的同時,元將李恒自將一軍精騎,出奇不意地向身在興國的文天祥發起進攻。文天祥沒有料到李恒這么快就殺到,猝不及防,慌忙應戰,首戰不利。

  聽說鄒沨部宋軍有數萬屯于永豐,文天祥攜敗兵向永豐方向敗退。結果,行至半路,正遇上被元軍殺得大敗而逃的鄒沨部隊,雙方相遇,慌不擇路,便又匯合一處,奪路接著跑。

  逃至方石嶺(今江西吉安東南),率少數兵士殿后的宋將鞏信與元兵短兵相接,殊死格斗,相戰多時。元將李恒疑有伏兵,鳴金收兵。良久,見山后并無聲息,李恒才敢率元兵吶喊殺入。結果,見鞏信端坐一巨石之上,僅剩的十余名殘兵立其左右,嗔目怒視元軍。李恒忙命放箭,箭雨密集,鞏信等人屹立不動,中箭如猬,至死不仆。 

  文天祥逃至空坑(仍在吉安境內),軍士多散,身邊只有杜滸,鄒沨等幾個人相隨。宋將趙時賞為使文天祥等人有時間逃走,他故意令人用肩輿把自己抬上,大搖大擺、不慌不忙地行走。元軍大隊士兵追至,持槍挺刀,喝向肩輿之上是何人,趙時賞朗聲答言:“我姓文”。元軍大喜,以為生擒了文丞相。忙令數百人看守,把趙時賞押至隆興。一路上,多有五花大綁的文天祥僚屬被押至肩輿前,元軍迫使趙時賞(以為他是文天祥)辯認,皆被趙時賞“不屑”斥喝:“小小牙官,抓這種人做什么!”由此,“得脫者甚眾”。即使如此,文天祥本人的妻兒皆被元軍抓住,被李恒送往大都。途中,文天祥二子皆不堪折磨,病死于道中。 

  不久,得知被抓的“文天祥”乃趙時賞,李恒氣惱,立即斬殺。趙時賞乃宋朝宗室子弟,臨刑大笑,慷慨就義。

  文天祥逃脫后,輾轉至南嶺(今廣東紫金),重新集結隊伍。 

  身在石岡州的小皇帝趙昰因奔波驚嚇,患病而死,時年十一。眾臣便擁衛王趙昺為帝,時年八歲。文天祥聞新主即位,上表自劾江西敗兵之罪,并請入朝覲見。恰值軍中發生瘟疫,文天祥身邊剛剛聚集的殘軍一下子病死不少,其老母與長子也相繼染病而亡,雪上加霜,亡國喪親,大英雄痛不可堪。 

  公元1278年(帝昺祥興元年)年底,文天祥屯軍于潮陽,鄒沨、劉子俊等人率眾相會。由于當地盜賊陳懿、劉興為害一方,形同割據,文天祥便先向這兩個巨盜發動進攻,殺掉了劉興,卻漏跑了另一個匪首陳懿。陳懿海盜出身,馬上投降了正率舟師由海路入潮州的元軍大將張弘范。熟門熟路,這個強盜頭子為元軍充當向導,在潮陽大舉登陸。眾寡不敵,文天祥敗走海豐。 

  張弘范之弟張弘正率一部精騎,窮追不舍。逃至五坡嶺(今海豐以北),文天祥一行人正喘息想吃口飯,張弘正的元軍騎兵猝然殺到,宋軍來不及接戰,多數被殺,文天祥被生擒。情急之下,他忙掏出一直隨身攜帶的冰片自殺,由于存放日久,藥效喪失,文天祥自殺未成。宋將鄒沨剛烈,未待元兵近身,以佩刀自剄而死。

  宋將劉子俊在附近也被另一部元軍抓獲,他忙大叫,自稱是文天祥,冀以緩兵,想使文天祥有機會再逃走。結果,兩部元軍抓了兩個“文天祥”,“相遇于途,各爭真偽”,都堅稱自己是“文天祥”。元將喚至幾個宋軍俘虜,邊問邊殺,終于得知了他們要抓的真文天祥。然后,元軍在當地架起大鍋,烹殺劉子俊。烹刑殘酷,使人慢慢煎熬而死,劉子俊一直罵不絕口,至死不屈。

  文天祥被押送到潮陽,見張弘范。元兵叱之下拜,文天祥不屈。張弘范雖是元朝得力鷹犬,內心也敬佩這樣的錚錚男兒,嘆贊道:“真忠義人也!”命左右為文天祥釋縛,待以客禮。文天祥固求一死,張弘范不許。由于宋軍勢力還未盡滅,張弘范深知文天祥還“有用”,命人把他拘于軍船之上,好吃好喝,嚴加看管。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