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古代歷史 > 殲滅金軍主力的究竟是蒙古騎兵還是南宋軍隊?

殲滅金軍主力的究竟是蒙古騎兵還是南宋軍隊?

中華五千年 2007年12月07日16:08 (來源:中華五千年)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成吉思汗一生東征西討,以征伐為樂。當時的金國也是成吉思汗的目標之一。成吉思汗在世時,蒙金雙方經過多年的戰爭,蒙古軍隊已經占領了山東、山西、河北等地區,,一些地方為依附蒙古的漢族軍閥所控制,,,金國僅余陜西、河南兩地,在黃河以北只剩下河中等少數據點。 

  蒙金戰爭期間,宋朝不再給金歲幣,嘉定十年,金為擴大疆域,彌補對蒙古戰爭的損失,以宋歲幣不至,派軍度淮南侵。金軍的野蠻侵略理所當然遭到了宋朝的抵抗,雙方陸續打了數年,據《金史.完顏合達傳》記載:“初,宋人于國朝君之、伯之、叔之,納歲幣將百年。南渡以后,宋以我為不足慮,絕不往來。故宣宗南伐,士馬折耗十不一存。”金軍在南侵中損失慘重、損兵折將,不得不停止了攻勢。  

  成吉思汗死后,蒙古窩闊臺繼位,繼續執行成吉思汗的滅金政策,大舉攻金。雙方軍隊在三峰山進行了一次著名的戰役,據《續資治通鑒》記載:“乙未,蒙古游騎至汴京,金完顏哈達、伊喇布哈自鄧州率步騎十五萬赴援。蒙古圖壘問蘇布特以方略,蘇布特曰:“城居之人,不耐辛苦,數挑以勞之戰,乃可也。”遂以騎三千尾之。哈達等謀曰:“敵兵三千而我不戰,是弱也。”進至鈞州沙河,蒙古兵不戰而退。金軍方盤營,蒙古兵復來襲。金軍不得休息、食飲,且行且戰,至黃榆店,距鈞州三十五里。丁酉,大雪三立,金尺僵立,刀槊凍不能舉。圖壘以其眾沖出,蒙古兵自北渡者畢集,前后以大樹塞道。楊沃衍奪路而前,金軍遂次三峰山,軍士有不食至三日者。蒙古兵與河北兵合,四面圍之,熾薪燔肉,更迭休息,乘金困憊,開鈞州路縱之走,而以生兵夾擊之。金軍潰,聲如崩山,武仙率三十騎入竹林中,走密縣;楊沃衍、樊澤、張惠步持大槍,奮戰而死。哈達知大事已去,欲下馬戰,而布哈已失所在,乃與完顏彝,,即《金史》中的完顏陳和尚,,等以數百騎走入鈞州。” 

  歷史界傳統的觀點認為,三峰山之戰后,金的主力已經不復存在,事實究竟是不是這樣的呢?下面將予以分析。 

  在三峰山之戰戰死的金軍主要將領有樊澤、張惠等、上文所引的《續資治通鑒》稱:“,,金軍統師,,布哈已失所在,”布哈在《金史》的名字叫“移剌蒲阿。”移剌蒲阿其實在三峰山之戰被蒙古軍活捉。“蒲阿走京師,未至,追及,擒之。”  

  在三峰山之戰成功逃跑的金軍主要將領有完顏哈達、完顏陳和尚、楊沃衍等,《續資治通鑒》稱楊沃衍在三峰山之戰中“奮戰而死”是錯誤的,根據《金史.楊沃衍傳》的記載,楊沃衍逃到了鈞州。完顏哈達、完顏陳和尚成功逃脫之后本來應該收擾潰兵,以便再戰,可是完顏哈達、完顏陳和尚卻以“數百騎走入鈞州,”坐困愁城。這其實是非常愚蠢的行為,后來,蒙古軍包圍了鈞州,完顏哈達、完顏陳和尚馬上成了甕中之鱉、束手待斃。完顏哈達、完顏陳和尚、楊沃衍都在蒙古軍攻陷鈞州之戰中死亡。  

  根據上文所引的《續資治通鑒》的記載:“金完顏哈達、伊喇布哈自鄧州率步騎十五萬赴援。”可見金軍在三峰山之戰的全部兵力是十五萬,也就是當時金軍的主力。那么,這十五萬金軍究竟是否在三峰山之戰中被蒙古軍全殲呢?答案是否定的。因為蒙古軍在三峰山包圍了金軍之后,采取了“圍三缺一”的戰術,結果有大量金軍逃出了重圍,,“蒙古兵與河北兵合,四面圍之,熾薪燔肉,更迭休息,乘金困憊,開鈞州路縱之走,而以生兵夾擊之。”,, 

  那么,到底有多少金軍逃出了重圍呢?據《金史武仙傳》記載:“合達、蒲阿敗績于三峰山,仙從四十余騎走密縣,趨御寨,都尉烏林答胡土不納,幾為追騎所得。乃舍騎,步登嵩山絕頂清涼寺,謂登封蘭若寨招撫使霍琢僧秀曰:‘我豈敢入汴京。一旦有急,縛我獻大國矣。’遂走南陽留山,收潰軍得十萬人,屯留山及威遠寨。立官府,聚糧食,修器仗,兵勢稍振。”武仙竟然在三鋒山之戰后還可以“收潰軍得十萬人,”而這個數目占了三鋒山之戰中十五萬金軍的三分之二左右,可見,那些認為三峰山之戰后,金的主力已經不復存在的觀點是錯誤的,蒙古軍并沒有能夠在三鋒山之戰中全殲金軍,只是打了個擊潰戰。  

  武仙率領的十萬金軍雖然在其后與蒙古軍作戰中也受了一些挫折,但實力并沒有受損,直到“,,金天興二年,,二年正月,仙閱兵,選鋒尚十萬。”  

  真正全部殲滅在三峰山之戰中漏網的十萬金軍是什么部隊呢?答案是宋將孟珙的部隊。史載孟珙曾多次擊敗武仙,迫使武仙“易服而遁。”孟珙最后“降其眾七萬人,獲甲兵無算,”七萬人只是投降的數目,并不包括殲滅的人數在內。由此可知,武仙部在孟珙的打擊下已經全軍覆滅了,這是發生在宋朝紹定六年的事。我在《南宋滅殘金史事之考、評》一文中說得較詳情,現不厭煩,引用如下: 

  金國一些將領在與蒙古人議和失敗且北竄無望的情況下,購思了一個重要的戰略決策,即是企圖集中力量占領宋朝四川,以待時機卷土重來。被《續資治通鑒》譽為“南遷以后,將相文武忠亮,始終無瑕者,仲德一人而已”的金將完顏仲德,自始至終都是這一戰略決策的擁護者。《金史.完顏仲德傳》記載:“仲德提孤軍千人,歷秦、藍、商、鄧,擷果菜為食,間關百死至汴。至之日,適上東遷。妻子在京師五年矣,仲德不入其家,趨見上于宋門,問東幸之意。知欲北渡,力諫云:‘北兵在河南,而上遠徇河北,萬一無功,得完歸乎?國之存亡,在此一舉,愿加審察。臣嘗屢遣人奏,秦、鞏之間山巖深固,糧餉豐贍。不若西辛,依險固以居,命帥臣分道出戰,然后進取興元,經略巴蜀,此萬全策也。’上已與白撒議定,不從,然素重仲德,且嘉其赴難,進拜尚書省右丞、兼樞密副使,軍次黃陵岡。”可惜,金帝憂柔寡斷。不過,即使是后來在坐困蔡州之時,完顏仲德也念念不忘西遷。“仲德有文武材,事無巨細,率親為之,選士括馬,繕治甲兵,未嘗一日忘奉幸秦、鞏之志,,《續資治通鑒》,,。” 

  金國一些將領購思的占領宋朝四川的計劃,與遼亡之后,殘余的遼軍進軍中亞,建立西遼,實在是有某些相似之處。 

  金將武仙是執行這一戰略決策的急先鋒。武仙是殘金的實力派,他在三峰山之戰后,“收潰軍得十萬人。”這個時候,“武仙時與武天錫及鄧守移剌瑗相掎角,為金盡力,欲迎守緒入蜀,犯光化,鋒剽甚。”而金將武天錫亦實力超群,“天錫者,鄧之農夫,乘亂聚眾二十萬為邊患。”鄧守移剌瑗也一樣實力不靡,殘金憑著這龐大的數十萬大軍,似乎復興有望。  

  然而金國占蜀的計劃遭受到宋朝名將孟珙的力挫,武天錫在與孟珙作戰時全軍覆沒,“珙逼其壘,一鼓拔之,壯士張子良斬天錫首以獻。是役獲首五千級,俘其將士四百余人,戶十二萬二十有奇。”另一金將鄧守移剌瑗因為作戰失敗,不得不向孟珙投降,“瑗遣其部曲馬天章奉書請降,得縣五,鎮二十二,官吏一百九十三,馬軍千五百,步軍萬四千,戶三萬五千三百,口十二萬五千五百五十三。珙入城,瑗伏階下請死,珙為之易衣冠,以賓禮見。”孟珙多次擊敗武仙,迫使武仙“易服而遁。”孟珙則“降其眾七萬人,獲甲兵無算。”至此,數十萬金軍灰飛煙滅...... 

  宋將孟珙在紹定六年期間成功的全殲了數十萬金軍,而蒙古軍在同一年中沒有一場戰役有這樣的輝煌的戰績。因此結論是,殲滅金軍主力的實際是宋將孟珙部。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