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中華傳統文化 > 古代歷史 > 秦漢歷史-漢代疆域

秦漢歷史-漢代疆域

中華五千年 2007年10月04日22:30 (來源:藝術中國)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漢武帝繼位后,在其前四十年(公元前140~前100)內不斷向外擴展疆土。

  ① 北方疆域的開拓。 公元前127年漢將衛青出擊匈奴,不僅收復了隴西、北地、上郡的北部,還收復了河南地,置朔方、五原2郡;云中、雁門2郡北界也得到恢復。北邊疆界達陰山以北。

  ② 置河西4郡。公元前121年霍去病出擊河西,匈奴休屠王降,設置酒泉郡。以后至公元前67年間陸續分置了張掖、敦煌、武威3郡,合稱河西4部,連同公元前81年在湟水流域設置的金城郡,又稱河西5郡。

  ③ 南方的擴展。公元前111年又平南越,以其地置南海、郁林、蒼梧、合浦、交趾、 九真、日南、象8郡。次年又跨海于海南島上置珠崖、儋耳2郡。 以上10郡包括今兩廣地區和越南北部,較秦時更為擴展。

  公元前138年東甌王迫于閩越的威脅,舉國內遷至江淮之間。公元前110年漢朝滅閩越,又遷其民于江淮之間,后來又在今福建全省和浙江南部設置冶(今福建福州市)、回浦(今浙江臨海東南)2縣,屬會稽郡。

  ④ 西南7郡的設置。 公元前135~前109年開西南夷,在夜郎、且蘭、邛、□、冉□、白馬氐、勞浸、靡莫、滇、昆明等部族地置犍為、□柯、越□、沈黎、汶山、武都、益州7郡,除了武都郡在今陜甘2省的嘉陵江上游外,其余6郡在今云貴和川邊地區,西南界達到了今四川邛崍山和云南高黎貢山和哀牢山一帶。

  ⑤ 東北樂浪4郡的設置。公元前108年滅了由燕人衛滿在朝鮮半島上建立的衛氏朝鮮,以朝鮮及其附屬國地置樂浪、玄菟、真番、臨屯4郡,把東北疆界推至朝鮮半島中、北部,東至日本海,南抵漢城以北一帶。

  ⑥ 西域都護府的設置。西域一詞有廣狹二義:狹義的西域指今甘肅敦煌古玉門關、陽關以西,蔥嶺(今帕米爾)以東的今新疆地區;廣義的西域還包括蔥嶺以西遠至中亞或更遠至歐洲東部和北非地區。 公元前2世紀初,匈奴的勢力已到了西域地區,控制了當地許多分散的小國。漢武帝時曾于公元前138、公元前119年二次派張騫出使西域,企圖聯合烏孫、大月氏,以抗擊匈奴。公元前102年又遠征在費爾干納盆地的大宛獲勝。 自此西域震恐,多遣使來貢。于是在敦煌至羅布泊之間設立交通亭站,在輪臺(今新疆輪臺東南)、渠犁(今庫爾勒)等處屯田。這時漢朝只控制到天山南路。北路自烏孫以東猶在匈奴控制之下。至公元前60年匈奴日逐王降漢,天山南北才完全擺脫匈奴的統治。漢朝置西域都護府于烏壘城(今輪臺東)。都護轄區包括今新疆及巴爾喀什湖以南的烏孫、帕米爾地區的無雷和費爾干納盆地的大宛等。

  漢武帝時漢朝疆域空前遼闊: 東抵日本海、 黃海、東海暨朝鮮半島中北部,北逾陰山,西至中亞,西南至高黎貢山、哀牢山,南至越南中部和南海。

  自漢武帝末年以后的百余年里,國勢削弱,版圖有所縮小。武帝以后至元帝時,東北方面由于□貊族的反抗,撤銷真番、臨屯兩郡(公元前82),將其尚可控制部分并入樂浪郡。玄菟郡內遷至今遼寧的新賓附近。東北4郡變成了2郡。元帝時高句驪興起,更削弱了漢朝的統治。西南方面,省沈黎(公元前97)、汶山(公元前67)2郡入蜀郡,7郡變成5郡。南方省象郡(公元前76)入郁林、□柯,罷儋耳(公元前82)、棄珠崖(公元前46),勢力退入大陸。南海10郡省為7郡。

  西漢末年,匈奴控制了烏桓、鮮卑屢次襲擊北部邊郡。公元39年東漢王朝被迫將今晉、冀北邊的人民移居常山關、居庸關以東地區。匈奴乘機轉居塞內。公元48年匈奴分裂為南北2部。南匈奴附漢,分駐于北地、朔方、五原、云中、定襄、雁門、代、 上谷8郡(今甘肅東部、山西、陜西北部及內蒙古呼和浩特至包頭一帶),東漢才恢復了對這些地區的統治。
藝術中國 http://www.artx.cn/

  東漢安、順帝開始,西北羌人起義,東漢勢力削弱,隴西、安定、北地、西河、上郡等郡治一度內遷。北面鮮卑強大,不斷侵擾沿邊諸郡,構成匈奴以后東漢北部一大威脅。中平元年(184)黃巾起義,政府無暇顧及北邊,逐漸放棄了定襄、云中、 五原、朔方、上郡、北地等6郡以及雁門郡恒山以北、代郡、上谷桑干河以北地區。安定郡朝那以北、西河郡離石(今屬山西)以北,約當今河套、 陜北、晉西北、 河北長城以北地區均為鮮卑、羌胡所居。東北方面由于高句驪強大,樂浪郡單單大嶺(朝鮮半島中央山脈)以東土地盡歸其所有。玄菟郡治內徙至沈陽、撫順間。鴨綠江上游地亦入高句驪。在南方,137年在今越南境內的日南郡象林縣土著起事,攻占了象林縣,建立林邑國,使日南郡南界從北緯14°以南,北縮至16°。唯滇西的哀牢夷內附,東漢在其地置哀牢、博南2縣,又割益州郡西部都尉所領6縣,合置永昌郡,西南邊界延伸至伊洛瓦底江上游支流大盈江一帶。

  秦漢時代中原王朝周邊民族中以匈奴最為強大。匈奴約于公元前 3世紀(戰國時期)興起于中國的大漠南北。其東與西拉木倫河以北的東胡為鄰,北接貝加爾湖一帶的丁零,西至色楞格拉河一帶,南面與燕、趙、秦三國以長城為界。秦始皇時出擊匈奴,奪取河南地(今內蒙古伊克昭盟一帶),匈奴勢力退至陰山以北。秦末中原戰亂,匈奴乘機南下,與中原王朝以故塞為界。到匈奴冒頓單于(?~公元前174)時期,東擊東胡,西逐月氏,北服丁零,南并樓煩、白羊,征服了許多鄰族,控制了東盡遼河,西至蔥嶺,北抵貝加爾湖,南達長城的地區。在中國北部,以漠北鄂爾渾河為中心,建立了強大的政權。至漢武帝以后,匈奴勢力退出河套及其西一帶,河西走廊、新疆等地為漢朝所有,其勢益哀。公元48年匈奴分為南北兩部,南匈奴入居東漢邊郡,北匈奴在東漢不斷追擊下西遷中亞,其故地為鮮卑所居,留下的10余萬部落并入鮮卑。

  匈奴以東是東胡族的烏恒與鮮卑。原先活動在西拉木倫河以北地區。自公元前3世紀末, 烏桓役屬于匈奴。公元前119年,漢將霍去病擊敗匈奴,徙烏桓于上谷、漁陽、右北平、遼東、遼西5郡塞外,即今老哈河流域、灤河上游一帶。為漢偵察匈奴動靜,并在幽州(今北京)置護烏桓校尉,監領烏桓,使不與匈奴通。東漢初年,烏桓入居遼東屬國、遼西、右北平、漁陽、廣陽、上谷、代、雁門、太原、朔方等10郡障塞之內,約當今遼寧大凌河下游、冀北、晉北和晉中以及西抵內蒙古伊克昭盟一帶。原居地為鮮卑所有。

  鮮卑原在烏桓之北,匈奴破東胡后,遷至遼東塞外鮮卑山。烏桓降漢,鮮卑亦西南遷居西拉木倫河流域。西漢一代未與中原通使。東漢初,常與匈奴、烏桓連和犯邊。東漢中葉,鮮卑乘匈奴衰弱之機,與丁零、南匈奴及西域諸國圍攻北匈奴。后北匈奴西遷,遂占有匈奴故地。公元2世紀中,鮮卑強大,檀石槐統一鮮卑各部,成立了草原部落大聯盟,北拒丁零、南略漢邊,東卻夫余,西擊烏孫,其勢力范圍包括了整個蒙古高原。以后“幽、并、涼3州緣邊諸郡, 無歲不被鮮卑寇抄”,入居云中、雁門、北地、代郡、上谷及太原等邊塞內外。東漢北疆內縮。公元181年檀石槐死,鮮卑分裂。

  鮮卑之東為□貊語族的夫余、高句驪、□貊和沃沮。夫余活動于松嫩平原,所建政權與兩漢保持友好關系。夫余南接古高句驪。古高句驪東接沃沮。漢武帝于沃沮地置玄菟郡(郡治今朝鮮咸興),昭帝時為夷貊所侵,郡治內遷至高句驪縣(今遼寧新賓西)。元帝時(公元前37)夫余王子朱蒙在渾江流域重建高句驪國,迫使漢玄菟郡治再度內遷到沈陽、 撫順間。 東漢時高句驪強大,鴨綠江兩岸、 渾江流域盡為其所有。 沃沮之南為□貊,在朝鮮單單大嶺以東,西至樂浪,東窮大海,南與辰韓接。漢武帝時曾于其地置蒼海(公元前128~前126)、臨屯(公元前108~前82)2郡。東漢后,其地漸入高句驪。在夫余東北、沃沮北為肅慎族,后稱挹婁,分布于今黑龍江、烏蘇里江一帶,東濱大海。曾長期臣屬于夫余。

  秦漢時分布在青、藏、甘西南和川西的有羌系各族,在青海湖周圍及迤東漢接壤地區有先零羌、燒當羌等,蜀郡、廣漢郡徼外有白馬羌,越□郡徼外有牦牛羌等,而遠處有唐旄、發羌,分布于今西藏地區。漢景帝時部分羌人遷入隴西郡。武帝時在湟水流域置護羌校尉。昭帝時置金城郡。東漢時羌人不斷內遷,如先零羌遷至天水、隴西、扶風等郡。燒當羌遷入三輔地區等。后多次起義反抗東漢王朝,為東漢王朝后期一大禍患。至于分布于廣大西南地區,如川、滇、黔及桂西等地西南夷,種類繁雜,秦兩漢時先后置為郡縣。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