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派的沈周、文征明及唐寅
 
加入收藏
 
  自元朝以來江南蘇州一帶,就成為士大夫的藝術得到繁榮的重要地區。很多士大夫以詩人畫家的資格出現,并且也產生了一些收藏家和有招襪同好的豪興的東道主。他們傳播著自己的政治觀、人生觀和美學觀,并且成為他們那一階級中的理想人物。在江南地區的工商業比較發達的基礎上,他們的活動更刺激了一些與藝術有關的行業,例如:古書古畫的交易,古畫的仿制、臨摹、修補和裝裱,以及木版印刷和漆、銅、牙、玉等各種手工業。因此,江南蘇州一帶成為反映此一階級思想意識的各種藝術活動集中的地區,在過去數百年中是天下囑目的“文人薈萃”之地。
  蘇州地區在明代初年,繼元代諸畫家之后,產生了更多的山水畫家,他們大多在技法上和風格上追隨著元代的名畫家。如趙原、徐賁、陸廣、張羽、陳汝言、王紱、金鉉、馬琬、劉玨,杜履、姚公綬、俞泰、王一鵬等人。只有少數畫家是追隨馬遠、夏珪的作風的,如畫《華山圖》的王履和職業畫師周臣。吳派的名稱這時也還未成立,甚至沈周、文征明、唐寅等傾動天下的名畫家出現以后,他們也不完全合乎后來所望“吳派”的標準。他們在繼承董巨和元代諸家畫風的同時,藝術上也深受馬遠、夏珪的水墨山水和趙伯駒、劉松年的青綠山水的影響。他們的長處并不拘于”南宗”繪畫的范圍。
  沈周(公元一四二七一五○九年),字啟南,號石田、長洲人。文征明、公元一四七○一五五九年),原名壁,以字行。更字征仲,號衡山,長洲人。唐寅(公元一四七○一五二三年),字伯虎,號六如居士,吳縣人。都是士大夫的身份,能詩善畫,這是和浙派之為職業的畫家很大的不同。他們本來有得取功名爵祿的條件。但卻一生閑居,從事“詩畫酒娛”的生活。文征明曾一度入京作官,最后得了不愉快的結果回來。唐寅中了解元,也沒有得到騰達的機會。他們都是對于廁身明代中葉以后官僚政治的勾心斗角的腐朽生活中深深感到自己的無所作為,而懷著退避的心情,安于自己恬淡閑靜的生活。但實際上如他們在詩畫中所描述的安靜生活是很難保持的,例如倭寇就曾不止一次騷擾過文征明居住的地區,在他的詩和畫中看不見絲毫的反映。他們的善良的懦弱的生活感情,有別于同一時期另一些地主階級的貪婪和殘暴,并且在對比之下應該認為是高尚的;他們的山水畫反映了他們的生活態度,也反映了他們的美學觀點,而都是為那一時代的歷史條件所制約。他們的山水畫和短詩,雖取材狹窄,但都表現出一定的情緒和真實的感受。
  關于他們的生活和藝術,過去記載中特別稱道沈周的寬厚。有人仿作了他的作品,他也不拒絕在上面署名,他不歧視來求畫的“販夫牧豎”等不登“大雅之堂”的人們。沈周運用中鋒秀穎的粗筆,產生圓深挺健的效果。他一直是以筆墨變化出入于宋元名家而享有盛譽。人們稱贊他模仿董源、巨然、李成特別有心得,稱贊他晚年游藝于黃公望和吳鎮。沈周有青綠工致的一體,但流傳作品很少。他的詩歌達到一定的水平,卓然成家。沈周的作品流傳于世及見于著錄者數量很大,《廬山高圖》為其中年時之代表作。他的畫卷中有根據實景創作者,如《虞山七星檜圖卷》及《兩江名勝風景圖冊》,在構圖上都很有獨創性,能夠突破生活現象的限制創造出富于繪畫效果并闡明一定主題的畫面。
  文征明的繪畫學自沈周,文學學吳寬,書法學李應楨,都是當時的名家。他的畫據說得到了郭熙、李唐、趙孟頫的筆墨的長處,設色淺淡風格秀麗,細致溫雅,被認為有翩翩文雅之趣。他和當時蘇州很多名流有密切交往,和祝允明、唐寅、徐楨卿共稱“吳門四才子”。他在蘇州成為“風雅”的中心人物,據說達三十年之久。文征明和其他畫家一樣,他們的作品擁有一定的市場,文征明老年時候車馬盈門,求畫的絹和紙在桌幾上堆積如山,一張畫畫成出門,市上立即出現贗本,有很多人仰仗偽造他的畫為生,人們崇拜他的作品的“書卷氣”。文征明作品傳世者也很多。畫面效果大都很纖美精致。
  唐寅,過去稱他“賦性疏朗,狂逸不羈”。他鐫一印章,自稱“江南第一風流才子”。他的山水,得李唐、劉松年的皴法,而秀潤縝密別有一種表現效果。他特別擅長人物仕女、樓觀、花鳥。他的著色山水被稱為“院體”。
  沈、文、唐及其他成化嘉靖年間的“吳派”畫家,人數已經很多。所表現出來的共同特點,主要的有二:一是在出身上大多為士大夫,一是在藝術上都重視畫面的筆墨效果,所謂“氣韻神采”,并追求著一種被認為風流蘊藉的風格。這一時期的以“吳派”為代表的文人畫把藝術風格的表現當作繪畫藝術的重要的目的,而相應地對于藝術反映生活的職能有一定程度的輕視。他們在用墨的干濕濃淡,運筆的輕重緩急等技術上獲得很多經驗。
  他們的藝術上的弱點特別表現在他們以后的某些吳派畫家身上。隆慶、萬歷、崇禎(公元一五六七一六四四年)時期是吳派人才最盛的時期,這時的文人畫家著名的有陳淳、陸治、王問、文彭、文嘉、文伯仁、錢穀、周天球、陸師道、徐渭、項元汴、孫克弘、莫是龍、董其昌、陳繼儒、李日華、程嘉燧、米萬鐘、文從簡、鄒迪光、王思任、張瑞圖、李流芳、黃道周、王鐸、王時敏、楊文驄、項圣謨、祁豸佳、宋旭、顧正誼、李士達、盛茂燁、趙左、沈士充、吳振、王建章、張宏、卞文瑜、邵彌等人。這些畫家雖然各人藝術成就各有高下不同,其中一些人看來是十分缺乏生活基礎的。
  他們藝術的范圍有很大的局限性。這首先表現在題材的狹窄。除了少量的花卉以外,一般地都是一些習見的山和樹,取景角度和在絕大多數的作品中是互相重復、類似的。其次也表現在作品中體現的思想感情的貧乏,一貫地是重復前代山水畫家和詩人已經發現的詩意和情調。這些感受雖可能是他們自己真正有的,然而不是完全新鮮的。他們的藝術思維的局限性也表現在藝術手段和方法的單調。景物的選取和構圖技巧一直陷在傳統范圍中。
  但是,沈、文、唐等人的一些長處也有被他們以后的吳派畫家所加以發揚的。例如為爭取表達富有詩意的主題所作的努力和水墨花鳥畫的創造。
  沈、文、唐諸人的作品中都有意地闡明一定的主題,如下列一些常見的作品;文征明的《江南春圖》,唐寅的《風木圖》,周臣的《北淇圖》都有一定的藝術效果。在這一方面盡了更大的努力的,例如文征明的侄子文伯仁和明末的一位畫家李士達,都因為加強了筆墨的造型能力和善于運用傳統的構圖技巧而有新的成就,他們的成績顯著地代表著吳派山水畫中現實的傾向。文伯仁的《四萬圖》為萬壑松風、萬竿煙雨、萬頃晴波、萬山風雪等四種情景,創造了富有感染力的畫面。其他畫家有些結構緊湊的小幅也有動人的效果。
 
 

 

 

 

 

 

 

 

 

 

 

   
 
 
 
   
 
如有意見和建議,請惠賜E-Mail至[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00  www.中華五千年.中國  www.中華工藝品在線.中國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