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進、吳偉等浙派畫家
 
加入收藏
 
  明代繪畫中的浙派以戴進、吳偉開始,至謝時臣、藍瑛而終。浙派和畫院是明初至嘉靖時期最有力量的畫派。
  明代前期的繪畫,尤其是山水畫,不僅畫院,在畫院以外也是為南宋畫院馬遠、夏掛的作風所支配,戴進是這一時期畫壇的中心人物。
  戴進字文進,浙江錢塘人,因而在他的影響下的畫派就稱為“浙派”。戴進的山水畫得前代諸名家的長處,追隨李唐、馬遠的畫法,并且長于神像、人物、走獸、花果、翎毛。他表現神像的威儀,鬼怪之勇猛,在衣紋及色彩處理上的熟練程度可以與唐宋諸大家相比。他尤其精于臨摹古畫,可以達到亂真的程度。
  戴進用斧劈皴畫水墨淋漓的山水,畫人物用鐵線描,間而用蘭葉描;他又稍變蘭葉描,創造了蠶頭鼠尾,行筆頓挫有力,豐富了人物畫的水墨表現技法。
  戴進以后,吳偉和陳景初更助成了戴氏的影響,而特別是吳偉以健壯奇逸的筆墨風格成為當時非常引人注意的畫家。  吳偉,字次翁,江夏人。記載中常稱道他的筆墨的縱恣揮灑,自由奔放。如說他好飲酒,一日正醉,忽奉皇帝詔令入宮作畫,他跪翻墨汁,信手涂抹。他又曾在朋友家,取蓮蓬濡墨印紙上,人都不知他的意圖,而最后畫成捕蟹圖。又說他畫人物出自吳道子,縱墨不甚注意,而奇逸游灑動人。又有書上說他“臨繪用墨如潑云,旁觀者甚駭,俄頃揮灑巨細曲折,各有條理,若宿構成”。可見吳偉運用筆墨的熟練。
  吳偉之后,有一些畫家追縱他的作風,如張路和蔣嵩。他們也被稱為“江夏派”,作為“浙派”的一個支派,而與浙派的勁拔精簡者微有不同。張路,字平山,大梁人,擅長人物,被評為學吳偉“不得其秀逸處,僅有遒勁耳”(王世貞《藝苑卮言》)張路也兼工山水鳥獸花卉。蔣嵩,號三松、金陵人,好用焦墨枯筆,其他浙派的畫家還有戴泉(戴進子)、夏芷、夏葵兄弟、仲昂、陳璣、汪肇、鄭顛仙、張復陽、鐘欽禮等人。張路、蔣嵩在當時雖然為時人所喜,但也很遭非議。明末清初的許多評論家一致指責他們行筆粗莽,多越規度。指責他們為“狂態”,為“邪學”。
  藍瑛,字田叔,浙江錢塘人。他雖然被稱為浙派,但其畫風和蔣嵩、張路完全不同,而更接近黃公望。他的山水畫初年秀潤,晚年蒼勁;并能作人物寫生。藍瑛之后也有一些追隨者,但沒有很顯著的表現。謝時臣,字樗仙,吳縣人。他得戴進和沈周兩家的筆意,雖屬浙派也已離開浙派本來的面目。藍、謝兩人正足以說明曾風靡一時的浙派最后是被“吳派”壓倒了。
  “浙派”和明代畫院的繪畫,沿襲了南宋畫院的風格,并掌握一定程度的造型能力,所以他們中間有一些很有能力的畫家,戴進、吳偉、張路等人都擅長人物畫,而為吳派畫家所不及。南京昌化寺吳偉壁畫羅漢五百尊,作穿崖、沒海、神通游戲,報恩寺有戴進的壁畫。因而使歌頌吳派的評論家如徐沁不得不嘆惋“近時高手既不能擅場,而徒詭曰不屑,僧坊寺龐,盡污俗筆,無復可觀者矣”(《明畫錄》)。浙派畫家承繼了南宋畫院的水墨的造型方法,同樣也承繼了畫面上大量剪裁以突出主題的構圖方法,因而他們的山水畫很多被當作了南宋時代的作品。雖然實際上浙派的畫家沒有按照時代生活的要求,進一步發揚過去畫院的認真認識生活并分析生活的創造性傳統;然而,無論畫院或浙派畫家都注意到表現生活內容的重要,他們的作品中甚至有一些有很高的藝術價值。例如有兩幅題為夏珪的作品:《長江萬里圖》和《漁父圖》。
  《漁父圖》極其生動真實地表現了漁父們江上的各種勞動生活。這一失落了名字的有才能的畫家所創造的富有生活特點的漁父的形象給人以難忘的印象。
  《長江萬里圖》更是古代繪畫中的一件重要的作品。其重要性在于巨大的主題,高度概括的表現方法和簡潔的藝術形象,充分說明有悠久傳統的中國繪畫藝術的獨特性和創造性。
  過去評論家對于“浙派”的非議主要從筆墨風格上著眼的。
 
 

 

 

 

 

 

 

 

 

 

 

   
 
 
 
   
 
如有意見和建議,請惠賜E-Mail至[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00  www.中華五千年.中國  www.中華工藝品在線.中國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