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殷墟的發現看殷代美術的成就
 
加入收藏
 
  綜合殷墟發掘所得的各方面的知識,可以知道奴隸是手工藝乃美術品的創造者,正如他們也是農業生產的主要勞動者一樣。技術的奴隸為工奴,稱為“宰”。管理宰的人叫作“百工”。“百工”之上更有“冢宰”。冢宰就有一定的政治地位。百工有世傳的專門技術。世傳易于積累經驗,對于技術的保持和提高都有一定的作用。殷末工藝技術已達到很高的水平,大理石的雕刻,“司母戊方鼎”的澆鑄,骨器玉器的雕鏤,陶器的制作,以及大型建筑(官室、陵墓)的修建,都是明顯的例證。
  貴族是手工藝生產品的占有者享用者。青銅器上往往有作為貴族族徽的銘記,銘記中也述及祭祀祖先。殷代青銅器中酒器最發達,特別說明殷未貴族們的享受生活。精美工藝品的大批隨葬,也充分說明了這一點。
殷代美術品在表現性和裝飾性的統一方面有相當的成就。就現在所見到的殷代美術品而言,都有工藝美術的性質,即都有一定的實用目的。大理石雕刻有的就是建筑裝飾,或生活用具。但從藝術形象的特點方面看,可以區別為雕塑、繪畫性的美術品及一般工藝美術品。
  雕塑性的美術品最主要的是大理石制的各種立雕,如前所述。其中在造型處理上比較杰出的是石虎、石鴟梟和石蛙。它們都能充分說明古代的工匠認識對象和表現對象的特殊方法:抓住大的動態和外形上的主要特征,加以簡潔單純的處理,以創造簡單明確而帶有幻想性的形象為目的。這些作品也說明當時藝術中反映生活的范圍還是比較狹小的,主要的題材是少數動物。因此,人的形象特別值得注意。那種蹲坐于地,上身后仰,兩手撐在地上,頭部昂起的大理石雕人像,玉雕的和陶制的較小的人形,除動態外,在造型上仍是比較含混的。青銅的人面具接近平板,僅能看出長面形、短額、狹而向上的眼睛等形貌上的特點,立體雕塑性尚感不足。
  青銅器中一些動物形象,如象、鴟鸮、怪獸食人等,青銅器上立體的突出的裝飾細部,如犧首、鳳形柱等,造型處理上和前述大理石雕相同。
  繪畫性的美術品最值得注意的是大石磐上的虎形裝飾。造型處理和甲骨文字中的動物形象相似,都是大開口、微伸背、尾下垂而未端上翹,具有虎的外貌上的特點,有強烈的裝飾效果。
  商代青銅工藝的器形,變化豐富。這些器形是適應著一定的使用目的而創造的。器形的多樣說明當時貴族生活的繁雜的要求,也說明工匠的藝術創造。器形的創造也利用了技術上的各種可能條件,加三足器、四足器、提梁、鏈條等都是主要的創造。這些器形的美學價值在于形象的創造滿足著一定的情感要求。富于變化的各種造型給人以多樣的印象,有挺拔、茁壯、穩重、秀美等等不同的感覺。
  青銅器上的裝飾紋樣和造型一樣,也體現了古代工藝家的卓越的藝術意匠。
  商代銅器上流行饕餮、夔龍、夔鳳等幻想的神話動物裝飾。相傳的“饕餮紋”,是宋代人根據《呂氏春秋》的記載而定的名稱。現在根據侯家莊出土“牛鼎”和“鹿鼎”可知饕餮獸面,兩角尖如牛角者,正是牛頭。饕餮是古代繪畫形象中罕有的正面形象。夔龍、夔鳳都是側面形象,大多只表現一只腳,所以冠之以“夔”字。夔龍、夔鳳時常和饕餮紋混合組織,例如相對稱的一對夔龍,就共同組成了一個饕餮紋。饕餮紋一般布置在器物上主要的裝飾面上。夔龍、夔鳳紋在次要的裝飾面上。
  商代青銅器上的裝飾紋樣也有直接取材于現實的動物的。最多的是蛇、牛、虎、象、鹿、蟬、蠶等。
  幾何紋樣除了排成行列的四瓣紋及圓渦紋外,最多的是不規則的云雷紋,常裝飾在空白處,作為底紋,或裝飾在上面所說的幻想的或現實的動物紋樣之上。
  殷代青銅器大多裝飾豐富,花紋布滿全體,并有上下層次,甚至高起如淺浮雕;也有少數青銅器裝飾簡單,甚至樸素無飾或僅有一道弦紋。
  青銅器上也往往有凸起的立體裝飾。如器物的耳上或鋬上的犧首,或某些器蓋上的獸形鈕。這些獸形具有殷代雕塑的一般風格特點及殷代雕塑處理形象的特殊手法。
 
 

 

 

 

 

 

 

 

 

 

 

   
 
 
 
   
 
如有意見和建議,請惠賜E-Mail至[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00  www.中華五千年.中國  www.中華工藝品在線.中國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