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墟的發現
 
加入收藏
 
  殷墟的發現,我們將先加以概述,然后再討論其中特別具有藝術價值的一部分。
  殷代的建筑遺址發現了:宗廟宮室、穴窖和陵墓。
  殷代的宗廟官室集中在小屯村以北一帶。有基址五十余處被發現了。基址面積之大者,長四○余米,寬一○余米,小者長約五米,寬約三米。基址上殘存夯土(版筑土)墻腳,成排的石柱礎、木住的殘燼和墊在柱與礎之間的銅楯,卵石鋪的入口走道。這些建筑基址的殘跡與甲骨文象形字中保留的建筑形象相印證,可以看出殷代建筑木構架的造型樣式和上有屋頂的一些傳統特點,也可以看出殷代建筑藝術已達到一定水平。殷代已經能夠建造大型的、成組的建筑物。
  基址附近有許多墓坑。墓址下的墓坑是埋葬“奠基”時殺殉的成人、小孩及狗的。基址四周的基坑是埋葬“置礎”時殺殉的人、狗、牛、羊的。基址的入口處的墓坑中,各有“安門”時殺殉的人四軀。另有較大的墓坑,埋葬落成時殺殉的成隊的車兵和步兵。
  基址下并發現人工修建的水溝,支流交錯,蔓延很廣。
  在某一基址前后井發現了石工、玉工、骨工和銅工的工場。有原料、半成品、成品、廢品及工具一同出土。因此我們可以知道這些工藝在宮廷中的生產和分布情況。
  殷人居住和儲藏的穴窖也發現很多。在一九三六一一九三七年最后一階段的發掘工作中,就清理了四百九十六處。穴大而深,深度五○厘米—四米,其形狀,圓長不定,大概是住人的。窖小而深,其形狀多為長方形,也有圓形的,深度四米至九米。穴窖都是挖成的,墻壁有經過修飾的和不經過修飾的。修飾的或用草拌泥涂二、三層,或用木棒拍打,使其平勻光滑。有的穴中有臺階出入。窖壁間有上下的腳窩。曾發現其中填滿日常用品的殘遺,如食剩的獸骨,破碎銅器,斷殘的裝飾品,以及工藝廢料,如鋸過的獸骨,敲破的蚌殼,磨齊的牙,碎小銅塊、銅范、礪石,以及燒過的柴灰炭燼、破損的甲骨等等。
  殷代貴族的墳墓(可能是帝王的陵墓)在恒水南岸的后岡最先發現一座(一九三四年春),在恒水以北的侯家莊西北岡前后發現十座(一九三四年秋—九三五年秋)。一九五○年又在侯家莊附近的武官屯發現一座。這些大墓中最大是一二一七號墓。全墓占面積一千二百平方米。武官屯大墓全部占面積約五百余平方米。墓室平面作方形,占面積三百八十平方米。墓底深達地面以下一三·五米。有東西南北四個墓道。這些大墓的墓室,一般都是在地面下十米左右,形狀上大下小,如倒斗狀,平面有“亞”字形、方形和長方形三種。墓室有墓道四條(東、西、南、北)或二條(南、北)上通地面。南墓道都作斜坡,其他墓道多作成臺階。墓室正中為槨室,槨室內有棺,棺下有坑,腰坑中埋一人,或一犬,或一人一犬,或一人及兵器。墓的四角,有的有八個或四個小方坑,其中各葬一個活埋的張口蹲踞的人。殉葬器物一般都放在墓停之間,也有的放在槨頂四周的平臺上,這平臺上還有與墓主生前接近的人陪葬。武官屯大墓有這樣的陪葬人四十一軀。計停東十七軀,多男。停西二十四軀,多女。陪葬人中各有自己的殉葬器具、動物及隨葬的人。南北墓道上有隨葬的犬和車、馬。墓室填上,層層夯搗,同時也逐層埋一些殺了頭的殉葬人。
  這些大墓多經過古今兩次盜掘,古代盜掘后并放火焚燒。
  墓中器物遺存都已很少。然而若干殘余的物件中仍有許多精美的工藝品。
  與這些大墓成鮮明對比的是無棺無槨的墳墓,其中作為隨葬品只有一個灰色繩紋陶盆,內存牛骨一塊。另外也有很多有少數銅用具或銅兵器的中小型墓。殷墟發現的中小型墓已接近兩千個,并發現很多成群殺祭的排葬坑。
  殷墟發現品中最具史料價值的是甲骨文。
  商代的政治生活中有占卜制度。占卜的方法是用龜的腹甲和背甲(很多特大的龜甲都是南方來的),牛的肩胛骨和肋骨,在其背面鑿槽,的之以火,則在正面出現細小的縱橫裂紋,稱為“兆”。專司占卜的人就根據兆紋的形式來預測未來的吉兇。用獸骨占卜的迷信習慣在龍山文化中已存在。商代每次占卜之后都把占卜的事情用當時的文字刻在兆紋旁邊,甚至把事后應驗與否的結果也刻在上面。這些刻在兆紋旁邊的卜辭就是“甲骨文”。從占卜內容可知是關于祭祀祖先、預卜天時、風雨晴雪、年成、狩獵、征伐戰爭、疾病等等。
  另外也有一些與占卜無關的刻辭,例如:戰爭俘虜的頭骨上的祭祀刻辭,狩獵所獲的動物頭骨刻辭,為檢六十甲子而備的甲子表,以學習為目的的習刻文字等。
  甲骨文自王懿榮開始注意到它的價值并進行搜集以來,前后陸續出土的有文字的碎片,總計可達十萬片。但其中有很多碎片可以綴合。
  殷墟的驚人發現之一是第一二七坑未經翻擾的整坑的甲骨發現。共一萬七千余片。其中完整的龜甲約三百版,全部經過綴合后的總數約為四百五十個整甲。甲骨上的文字有用朱筆寫的,文字刻劃里也有涂朱的。很多龜甲穿孔,可以編串成冊。并且與一架蜷曲側置的人骨一同埋在土中,他可能是當時管理甲骨的人。這批甲骨是盤庚至武丁時期的。由一二七坑的發現可以想象殷代用過的甲骨在當時有的是隨意廢棄的,有的是整批的有意埋藏的。
  甲骨文也有其美術價值。首先它是書法藝術的最早的代表者。甲骨文的風格也有許多變化:結構有疏有密,線紋有粗有細,轉折有圓有方,行列有的嚴整有的自由,這種種差別形成了甲骨文字不同的藝術風格。再次,甲骨文字中保存很多繪畫形象。如人和各種動物的形象以及各種事物與人的動態行為的形象,都能抓住對象特點,極明確地表現出來。甲骨文與商代銅器上的銘文相比,可以看出銅器銘文利用更多的曲線,更接近圖像。甲骨文中雖有形象,但在文字運用上已很復雜,有轉注、假借等方式。甲骨文中完全可識者超過一千字,字數實存可能達到五千。最后,甲骨的雕法和當時骨器工藝的技術是相同的。甲骨,特別是獸骨,都工致精美。字體筆劃的鐫刻有極工細者。鐫刻字畫,往往都是先寫好再刻,刻時先刻所有豎畫右邊一刀,再倒轉甲骨方向,刻所有豎畫左邊一刀。然后橫置用同樣順序刻所有橫畫左右兩刀。所以刻時調轉四個方向。字畫橫直都很準確,也可以推想其工具是很鋒利的。
  殷墟發現的雕刻品、青銅器和各種工藝品,非常豐富,代表了三千年前藝術創造的水平。許多罕見的作品都在侯家莊大墓出土。
  大理石制的雕刻,有鴟鸮、蛙、坐人、怪獸、蟬、魚、虎等,是現存最早的真正的雕刻藝術品。玉雕的小件動物形象也很多,如:虎、象、兔、燕、蛙、蟬、魚等。有些呈扁平狀或富有裝飾風。裝飾風的玉佩,如透雕的人形、龍形、魚形,也很精美。
  青銅器中,有形制特別大的,都是大墓出土。如侯家莊出土之牛方鼎(通高七四厘米)、鹿方鼎(通高六二厘米),武官屯出土之”“司母戊方鼎”高一三三厘米,重八七五公斤(圖22)。大墓出土有制作極精的方彝、提梁卣,用松綠石鑲嵌成各種花紋的裝飾器、人面具、各種兵器。松綠石鑲嵌的銅器在大墓中發現最多。此外,大小各墓發現的青銅器,如成套的飲食器有鼎、甗、斝、罍、、觚、爵等:成批的兵器有戈、矛、矢鏃、馬頭刀,以及各種車馬飾器,數量非常大。一九三六—一九三七年間,在小屯一地即發現重要銅器二百余件。
  大理石器有石斧、石磬,都是祭祀儀式中用的。并有樂器,武官屯大墓發現長四八厘米線雕虎形飾紋的大石磬是罕見的。用器有石尊、皿、、方座和門臼石。玉器有管,珠、環、琮、壁、璜、塊及各種佩玉。可見鉆孔技術及雕琢花紋、陰陽線刻的技術都很精致。
  牛骨、象骨、鹿角、象牙、豬牙、蚌殼都作成裝飾品。雕花的骨,花紋細密繁復。頂端作雞形裝飾的骨笄和骨針、骨梳,發現很多。象牙作成杯、碟、梳,也作為鑲嵌飾片。
  陶瓷中,白陶的器皿:盤、、罐是最早的高嶺土制品,上面有精美的圖案花紋。釉陶在安陽也已有發現,是已知最早燒成的釉。
  此外,墓中木槨雖已焚毀,腐敗,但在泥土上留下的殘跡,是木頭上涂朱的圖案花紋。也有粘在銅器上的絲織品殘片的殘跡,從絲織殘片可以看出這是比較進步的斜紋織法。
  殷末(包括西周初)的青銅器在河南洛陽,陜西寶雞及山東益都等地都曾大量發現。其中很多精美的作品,如端方(滿清官僚)舊藏寶雞出土的成套多件酒器及一九二○年前后出土之雙鳥形解、人面紋觶、象尊、鳥形觥等銅器,但多被盜賣出國了。
 
 

 

 

 

 

 

 

 

 

 

 

   
 
 
 
   
 
如有意見和建議,請惠賜E-Mail至[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00  www.中華五千年.中國  www.中華工藝品在線.中國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