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朝時代宗教美術的成就
 
加入收藏
 
  宗教美術是南北朝美術的主要的方面。以貴族生活為描寫對象的美術是隨了宗教美術而得到發展的。這一時期的有貢獻的美術家首先在宗教美術方面施展其所長,并得到自己的歷史地位。
宗教美術與社會現實生活的聯系,社會現實必然決定著藝術的形成,現實社會中進步力量和衰頹力量的對立與斗爭,都必然地會在藝術中反映出來。
  南北朝宗教美術的宏大的規模和巨大的創作意圖(如石窟造像),體現了人民深厚的精神力量和強大物質力量。南北朝的佛教形象,如釋迦佛、釋迦多寶佛、彌勒菩薩,過去、現在、未來七佛等,都是以大乘經典為根據的(大乘佛教是以普救眾生,共同脫離苦海為目的)。造像的目的,除少數是為皇帝及皇帝的統治以外,絕大多數是為死去的父母以及自己和一般眾生的得救,有很多造像銘中就明白指出當前是苦難的末世。這都說明南北朝的佛教形象是對于時代生活的一種認識和藝術的概括,這一概括雖不是真正具有改革生活的力量,然而具有一定的批判意義。南北朝時代佛像的那一種動人的微笑和親切的表情是社會群眾追求來世幸福生活的愿望的反映。佛教藝術當然是以服務于統治階級為目的的,但在一定范圍內,我們重視其與人民群眾要求進步的愿望的聯系。
  南北朝美術的發展也表現在另一方面。
  繪畫和雕塑的寫實技法的進步,一方面是由于不斷的勞動實踐,同時也是借鑒外來藝術的重要收獲。外來藝術形象樣式的移植是現實主義因素薄弱的表現(如第三節中所說),但在觀察生活和表現生活的方法上的借鑒,卻能夠引起藝術的進步。暈染法激發了表現立體的要求;通過印度的裸袒或薄衣式佛像的模仿,對于人體的解剖逐漸熟悉,從而促使在描寫人的形象時更自由如意。在構圖法方面,把印度的以尺寸大小來區別階級身份高低的方法,變成突出主題的辦法,如:中心人物大于陪襯的人物,人物大于背景中的一些什物(“人大于山”),這雖是比較稚拙的手法,但在畫面日趨復雜的過程中,這種手法滿足了突出主題的創作要求。
  南北朝的藝術在表現技巧上也有進步。繪畫藝術在理論上提出了神態的描寫為主要目標,在實踐上,例如北魏末期的石刻及繪畫中的佛像,以及陶誦,雖個性化不夠,卻都表現了一定的精神特質。在構圖方面,人物之間的聯系,人物和背景的聯系,畫面上某些景物(樹木、鳥獸)的出現,都帶有不同程度的偶然的性質,不是完全服從說明情節的需要的,但是主題的表達已經是構圖的中心目的。而且與漢代藝術相比較,也已大大提高了利用背景、道具和運用透視效果的能力。石刻中某些佛教故事的構圖,仍是以佛像為主,表達故事情節的其他事物被置于點綴的地位,這一方面說明在構圖能力上仍有很大的弱點,同時也說明了固定的形式的束縛。
  南北朝的美術在長期發展中,題材是大大擴大了,即使是佛教的故事,也以其豐富性和其他故事畫共同充實了美術的生活內容。風俗畫的發達,佛教畫中出現大量生活現象的片段描寫,佛教雕塑中多種形象的創造(如羅漢、力士、菩薩、供養人等),都引導藝術家觀察生活和反映生活的能力的提高。
  觀察生活之所得產生了宗教藝術中的真正具有感染力的藝術形象。佛教形象的現實性的日益加強,生活的描寫在畫面上日益占重要地位等等,是合乎規律的發展。這也看出南北朝時代美術的發展是在現實性因素與宗教性因素的結合與斗爭中進行的。
 
 

 

 

 

 

 

 

 

 

 

 

   
 
 
 
   
 
如有意見和建議,請惠賜E-Mail至[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00  www.中華五千年.中國  www.中華工藝品在線.中國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