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的石器與玉石工藝
 
加入收藏
 
  原始社會文化的考古發現,在過去五十年中已積累了一些材料,但由于我國幅員的廣大,地理氣候條件的多樣性,所以目前還在積累資料,并配合大規模經濟建設進行整理工作階段。就已有的發現可以得到的關于美術的若干認識都是比較簡略的。
  遠古時代的繪畫和雕塑,尚未發現(蘇聯和德國都曾發現舊石器時代的女神雕刻,法國和西班牙曾發現洞穴壁畫)。遠古時代的藝術創造能力可以從石器和陶器上看出。
  一九二七年在北京附近周口店發現舊石器時代早期“中國猿人”(又名“北京猿人”)的頭骨化石。中國猿人的時期距今約為四五十萬年。中國猿人是由猿到人的中間類型。在這一震動全世界的發現前后,并曾發現其他一些中國猿人的骨骸化石。在他們居住過的洞穴中并發現了他們吃剩的獸骨的化石和其它文化遺存。可以知道,中國猿人會制造粗糙簡單的石器,會把獸骨做成骨器,會利用火,懂得熟食。
  周口店地方并曾發現比中國猿人使用的石器更為原始的石器;一塊燧石制的石核石器和幾片曾經人工打擊的石英石片。發現地點稱為第十三地點。另外在第十五地點發現了較北京猿人為晚的石器。
  一九五四年十一月在山西襄汾縣丁村發現了距今二○萬年左右的“丁村人”的三枚牙齒化石和大量石器(據近期鈾素法測定距今215000年-175000年,校訂者注)。此外,在過去數十年中陸續發現的舊石器時代的遺址還有內蒙河套以南的加薩蘇克曾發現“河套人”的門牙及其石器(近期測定距今50000年-35000年,校訂者注)。在周口店山洞發現“山頂洞人”的化石和他們的石器及較發達的骨器。山頂洞人(約一萬八千年前)的遺物中,除石器外,最值得注意的是有磨得表面非常光亮,上面刻有紋飾的鹿角短棒和磨制得很精致的一端有孔、一端尖的骨針,制作技術最高的是一些穿孔的石珠、獸齒、礫石和蚶殼等裝飾品。另外也發現一些作染料用的赤鐵礦的碎塊和碎粒,一些用赤鐵礦染紅的橢圓形礫石。這些東西體現著一定程度的裝飾意圖的美術活動(也可能別有其他目的)。
  一九五一年修建成渝鐵路時,在四川資陽縣發現“資陽人”頭骨化石,無文化遺物伴隨出土。“資陽人”在體質上可以看出與“山頂洞人”有一定關系。一九五六年初在廣西來賓縣山洞內,也發現了舊石器時代的人類化石,詳情尚不悉。
舊石器時代的石器在云南、甘肅各地也有發現。
  舊石器時代以后為中石器時代。中石器時代文化中已出現了形狀細小的石器。這種形狀細小的打制石器的使用一直延續到新石器時代,通常稱為“細石器”。中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存在我國東北和廣西武鳴都曾發現。哈爾濱附近的顧鄉屯遺址曾被認為是中石器時代的。黑龍江滿洲里附近的扎賚諾爾,曾發現一、二萬年以前的人頭骨化石和石器、骨器。扎費諾爾的細石器可以認為是中國境內最古者。齊齊哈爾的昂昂溪,也曾發現細石器。此外,在內蒙古的林西、赤峰和長城附近地區,都曾發現和陶器伴隨出土的細石器,時間已經到了新石器時代晚期,并且和中原地區的以彩陶為特征的文化相混合了。此一時期的細石器遍布在內蒙古、長城地帶,沿著戈壁的邊沿,直達新疆。在黃河中游的三門峽地區的陜西朝邑、大荔的砂丘地帶,最近也發現細石器文化的遺址(暫稱為“沙苑文化”),河南輝縣曾在新石器時代文化層中發現一片細石器,這些都是值得特別注意的現象。
  磨制石器在中石器時代開始應用,在新石器時代非常普遍:新石器時代并且發明了陶器。新石器時代的文化遺址;居住地和墓葬地,在中國各地分布很廣。西到新疆,東到吉林、山東、江浙和臺灣,北到內蒙古北部,南到廣東海濱區域。現在所知較重要的遺址,在黃河流域分布比較密集。新石器時代文化遺址,時常按伴隨出土的陶器的特點而加以區別,例如彩陶遺址、黑陶遺址等等(在陶器部分再詳述)。
  這些遺址的各種文化特征,我們將不予詳述,但是從各地發現的文化遺址和遺物可以推斷在舊石器、新石器時代,人們過群居生活,合力勞動,生產資料和生產品公有。他們建立了原始公社制度的社會,新石器時代已經定居并從事農業生產。他們在共同的生活里積累了勞動經驗,創造并發展了語言,進一步發展了腦和思維能力。古代石器的發展同時也是人類對于造型樣式的認識的發展。
  中國猿人使用的石器多半是從河床上揀來的礫石(鵝卵石)打擊而成。或者把礫石的邊沿,加以敲打,現出厚刃,可為敲砸之用。或者是從石英礫石上打下一層一層石片,成為一種薄刃的刮割用具。中國猿人的石器,可以看出是不加選擇地采用能得到的任問石質原料,無論打石片或打礫石,都沒有固定的方式,也不是打成一定的形狀,不進行第二步加工,任選一片,即行使用。因之石器形狀,不能分成有意義的類型。
  襄汾丁村發現的石器中,石片石器大部分也是沒有一定的打擊方法,打出的石片,沒有一定的形狀,不加修理,即行使用。但可以看出打擊方法與中國猿人根本不同。在一鄰分石片上有第二步加工的痕跡,并有一定的石器類型。
  河套人的打制石器就比較進步。有較薄的和長形的石英石片,都是技術精巧的證明。石器都是按照不同的使用目的,進行了加工,使之成為各種不同形狀的刮削器等。這就是在長時期的勞動實踐中,人們對于造型樣式,從勞動角度,開始有所認識。
  周口店山頂洞人的石器打制技術的進步不很顯著。但磨制和鉆孔的技術是山頂洞人文化發展的突出表現,已接近新石器時代的水平。
  石器形式的重要的進步表現在扎賚諾爾等地的中石器時代的石器及其以后的細石器上。特別是細石器(雕刻器、石旋、尖形器、石葉、石鉆等)有完全對稱的形式,經過很精細的加工剝制。選用的材料,特別是細石器,有石英、瑪瑙、碧玉、黑爍石等,都是顏色美麗,有光澤,半透明的礦物。這種精細的加工,完整的對稱的形式和美麗的色澤等特點,都使細石器有審美的價值。
  繼打制石器之后的磨光石器,是新石器時代的主要標志。以磨和鉆孔(也是一種利用磨擦的加工)的技術和極整齊對稱的形式(方的、長方的、圓的等等)成為石器工具發展的高級階段。
  古代石器制作和形式的發展過程:由不固定的形式進步為固定的,由不整齊的進步為整齊的,由非對稱的進步為對稱的,由隨意拾來的原料進步為特別采擇的原料,都是經過悠久的歲月和在不斷的勞動生活中發生的。石器的演進是適應著勞動的需要,反映了人的手的進步,和思維能力的發展。
  古代石器在經過長時期的勞動實踐之后,產生了“美”的形式,這一點可以在玉石工藝中得到進一步的說明。
  中國古代有極發達的玉石工藝,這是中國古代美術的獨特成就。玉,現代礦物學區別為軟玉和硬玉(或稱翡翠)。古代較常見的是軟玉,硬度是六度半到七度,不易受磨蝕,有綠、乳白、黃、紅、黑、青等色,呈玻璃狀光澤,不透明,觸之有冷而柔的感覺。叩之有清脆的聲音。但古代稱之為玉的礦石,不限于合乎近代礦物學規定的一種礦石,一般好的礦石,所謂“美石”(堅硬有光澤、有色彩)都可以稱為玉,作為制作原料。現在已經發現了新石器時代后期(如甘肅仰韶文化中和山東龍山文化中)就有玉石器物,不是作為單純的勞動工具,而是可能同時作為一種在形式上有誘人的力量的美的對象而存在。這些玉石器物的原料都可能是從相當遙遠的地區經過交換而獲得的。在青銅時代的殷墟遺址和戰國時代遺址發現的玉石裝飾品,更達到了高度的精美。
  古代玉石器具有多種形式:圭、鎮圭、笏、壁、環、暖等。這些玉器,據古代典籍中的記述,在古代社會的宗教生活和政治生活中,都有重要地位及審美價值。很多玉器的形式是因襲了勞動工具的形式。
  圭和鎮圭在古代典籍中,規定著是代表天子的身份的。祭祀東方和頂禮太陽,都用青色的圭。各種不同等級的諸侯也都用不同的圭。而圭就是石器時代的石斧,鎮圭是石刀,考古發現可以證實與古代典籍的記述相同。”大圭……,杼上終葵首”(《禮記》)。“杼上”就是上部薄刃,“終葵首”就是下端象椎,所描述的正是石斧的樣式。鎮圭是略近方形的帶孔片狀的石刀,笏是月牙狀的石刀。壁、環、瑗同是圓形中間有孔,因孔的大小而名稱不同。壁的孔的半徑是全壁的半徑的五分之一。瑗是三分之一。環是二分之一。玉壁和玉環,據考古學家研究,認為可能來自紡輪或環形石斧。玉環和其他玉制的小件裝飾品一樣,同形制的石質,或介于玉石之間的質料的裝飾物,在石器時代原就是流行的。
  古代玉器的形式是由石器而來,制作技術也是由石器而來。處理玉的原料,因其硬度較高,需要特殊的技術,其主要的如:剖、磨、琢、碾、鉆等,都是在制作石器的長時期的勞動過程中所掌握的。此外,有關玉器的原料的各種知識,無疑地是在新石器時代為了制作石器而獲得的。除了對材料性能及質地美麗等特點的認識以外,最重要的是關于出產地的知識。在細石器的考古發掘中可見,很多細石器的發現地點都遠離那些原料的產地,足證是有意尋求的。山東日照兩城鎮龍山文化遺址發現的軟玉雙孔斧,以及安陽殷墟發現大量玉器,其原料來源產地,我們今天不能確知。若就漢朝以后直到今日為止的礦物知識而言,這些玉石原料都是來自遙遠的新疆。
  從石器和玉石工藝的各方面的聯系可以看出,石器首先作為勞動工具引起人們的熱愛,因而同時被當作了美的對象,進入階級社會,被掠奪為統治階級所獨占。其中例如:石斧、圭,就彼作為統治者的威權的象征。一些飾物,則含有人格身份的意義。
  各種不同的玉器和社會等級、政治儀式、宗教儀式相聯系的成套的制度(如“五瑞”的說法等);還把它解釋成為道德生活的標志。玉代表著封建制度初形成時的各種人生理想和美德。儒家哲學中關于玉的學說,成為古代美善合一的美學思想的一部分。
 
 

 

 

 

 

 

 

 

 

 

 

   
 
 
 
   
 
如有意見和建議,請惠賜E-Mail至[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2000  www.中華五千年.中國  www.中華工藝品在線.中國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