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今日要聞 > 教育 > 文匯報:到底如何打破"一考定終身"

文匯報:到底如何打破"一考定終身"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假使我們能順利建立以高水平大學自主招生為主體的自由申請入學制度,以及各類教育可以“流通”的學分互認、自由轉學制度,那么,教育的活力將得以釋放,學生也可不再受選擇權有限之苦,整個社會的教育焦慮、考試焦慮有望減弱;特別是,教育有望從圍繞考試轉,變為以人為本。

    “一考定終身”言過其實?

    一年一度又逢高考,有關高考的議論再次熱鬧起來。有學者近日撰文稱,“‘一考定終身’是一個不準確、也與實際不符的提法,是有關高考諸多誤解中最明顯的一個”。他認為,一次考試失利而終身一蹶不振并非高考制度的錯誤,而主要取決于考生自己的態度和選擇。以一年一次的考試為主來錄取高校新生,在現階段仍有合理性和可操作性,只需要根據條件逐步減少高考成績在錄取中的權重,而不能輕言廢止高考。

    這位學者主要從高考的制度安排,論證“高考并非一考定終身”,比如現行制度已取消報考年齡限制,允許多次復讀、多次高考,而考上高職高專的學生可有機會讀本科繼續深造。類似的說法,我還在多個場合聽到過:學生今年沒考上或沒被理想的學校錄取,可以復讀,這怎么是“一考定終身”?有人退休后60多歲也參加高考呢!學生進了一所不理想的學校,3年之后可以“專升本”、4年之后可以考研,這也不是“一考定終身”嘛!退一步說,不“專升本”、不考研,還可以退學回家重新高考呢!

    “其他選擇”要浪費多少資源?

    我們當然得承認,現行高考制度已經不是那么“絕對”地決定一個人的命運,留出了一些“修正機會”。但是,這“修正機會”本身存在問題。

    其一,復讀是學生無可奈何之下做出的選擇,造成很大的資源浪費。我國目前每年有約200萬學生復讀(去年達270萬,占高考報名總人數的26%),以復讀花銷每人每年1萬元計算,就是200億。而復讀并不能增加知識提高能力,只是為了再次高考。選擇復讀的學生,有相當一部分是由于被錄取在不理想的學校和專業;而這背后的根本原因是,我國集中錄取的高考制度,只讓每個學生獲得一張大學錄取通知書,考生和學校之間無法充分地“雙向選擇”。如果高考錄取時,每個學生可以獲得多張大學錄取通知書,然后根據錄取學校的辦學質量、教育服務水平(比如獎學金)等做出選擇,復讀比例是不是可以大幅下降?社會資源是不是可以大為節約?

    教育數據咨詢和評估機構麥可思公司對2009級入學的大一新生所做的有關學校滿意度、專業滿意度的調查顯示,從2009年11月16日至2009年12月15日,本科和高職(專科)新生對專業“非常滿意”、“很滿意”的僅為2%、3%;而對專業“很不滿意”的分別為30%、27%。這種不滿意,也是集中錄取制度造成。對專業“很不滿意”,會造成學生多大的負面情緒和教育資源浪費?我們可以教育學生,要他們端正態度,要認識到專業學習和未來就業的關系,甚至可以指責學生:你們不努力學習,將自討苦吃。但實際的教育效果又如何呢?

    其二,復讀之外的“其他選擇”,同樣讓學生付出很大代價,不管是轉學、插班,還是專升本等等。在現代大學制度健全的國家,受教育者這么做是不用經受太多折磨和曲折的,因為有“自由轉學制度”:對一個學校的教育質量不滿,可以申請自由轉學;而一校之內,換專業更無多大障礙。

    應當擴大考生和高校的選擇權

    制度的局限和個人愈挫愈奮、自強不息等等的奮斗精神是兩個層面的問題。我們當然要鼓勵學生直面制度局限,努力奮斗以“改變自己的命運”,要以積極的態度面對社會問題和教育問題;但是,我們不能以個人奮斗來掩蓋制度之弊,甚至指責這是個體的錯誤。高考錄取制度“一考定終身”的弊端有目共睹,這在國家制訂《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時已經取得共識——《規劃綱要》指出,要以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為突破口,克服“一考定終身”的弊端,推進素質教育實施和創新人才培養。按照有利于科學選拔人才、促進學生健康發展、維護社會公平的原則,探索招生與考試相對分離的辦法,政府宏觀管理,專業機構組織實施,學校依法自主招生,學生多次選擇,逐步形成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考試招生制度——現在,我們不應該再討論“一考定終身”是不是要打破,而應該討論如何打破,如何擴大考生選擇權和高校選擇權,建立新高考體系。

    我從來不贊成打破“一考定終身”就要廢止高考——這才是目前高考改革的最大誤區;我認為,應該改變的是統一高考的功能,變目前的“選拔”功能為“評價”功能,而且不再采取單一“評價”,建立多元評價體系。也就是說,統一高考(今后可能是統一的學業水平測試、統一的高水平大學聯考)可長時間存在,而按計劃集中錄取的制度卻要打破,改成高校依據學生參加統一測試的成績(這可保證錄取的基本公平)、中學學業成績(這把對學生的評價變為多元的與持續的)、大學自主招生面試考察成績(這體現高校選擇生源的個性化要求),自主錄取;并且,學生和學校雙向選擇,學生可以得到多張錄取通知書。

    假使我們能順利建立以高水平大學自主招生為主體的自由申請入學制度,以及各類教育可以“流通”的學分互認、自由轉學制度,那么,教育的活力將得以釋放,學生也可不再受選擇權有限之苦,整個社會的教育焦慮、考試焦慮有望減弱;特別是,教育有望從圍繞考試轉,變為以人為本。而高考,也可以不再像現在這樣被“拔高”為每個學生、每個家庭的“人生大考”。(作者為21世紀教育發展研究院副院長、教授)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