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今日要聞 > 軍事 > 美國稱解放軍能嚴重破壞美軍太平洋最重要基地

美國稱解放軍能嚴重破壞美軍太平洋最重要基地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美國智庫企業研究所日前發表題為“正在失去亞洲”的文章稱,在亞太地區保持和平與穩定狀態30年后,人們開始排除這一重要地區會出現緊張與沖突的可能。然而,越戰后強國和平進程被打破,美國開始擔憂亞太地區未來局勢。在可預見的未來,美國軍隊將在亞洲地區發揮重要作用。不過,值得注意是,中國很快便將具備建立當地制空權和打擊任何來自西太平洋海域水面戰艦的能力。

    解放軍能嚴重破壞美國在太平洋最重要基地

    文章指出,一直以來,新加坡、日本、韓國以及中國近來顯著的經濟增長,并非發生在真空中。盡管面臨著來自國內的政治壓力,但美國總統屢次決定在亞太地區保持相當數量的軍隊。這些軍隊為亞洲強國實施有助于經濟增長和保持相對和平關系的政策創造了條件。如果沒有美國,這些亞洲國家之間很可能會爆發軍事競賽——甚至可能會發生戰爭——而且許多國家還將試圖獲得核武器。美國軍隊的前沿部署及其聯盟網絡,幫助亞洲國家實現了30年的經濟繁榮。

    然而,時至今日,亞太地區的一系列的發展,卻威脅到了該地區的穩定。第一,朝鮮的常規導彈能夠摧毀韓國,并對日本造成嚴重損害。而且,朝鮮還擁有核武器。此外,由于朝鮮的政權可能會突然瓦解,而這會導致韓國、日本、美國和中國在穩定朝鮮的過程中,爭奪朝鮮的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再加上,在確保朝鮮半島穩定的方法上,美日韓同盟與中國存在很大的差別。

    第二,東南亞國家目前正遭受著激進伊斯蘭教徒的折磨。在這種情況下,該地區國家可能會要求美國派遣軍隊,幫助其應對恐怖襲擊——就像近10年來,美國一直幫助菲律賓處理境內恐怖襲擊一樣。

    第三,中國最有可能破壞亞太地區的和平。目前,中國已將其經濟資源轉化成大規模的軍事裝備,而且其數量還在不斷增長。此外,解放軍第二炮兵部隊的彈道導彈及巡航導彈,尤其對美國以及處于“第一島鏈”內的美國盟友——日本、臺灣和菲律賓的制空權造成了威脅。中國導彈能嚴重破壞美國在太平洋最重要基地——日本嘉手納基地,致使部署在那里的空軍設施無法正常運轉。而且,二炮目前還在改善一款陸基反艦彈道導彈。中國將很快具備建立當地制空權和打擊來自西太平洋水域任何水面艦的能力。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柴電及核潛艇的數量也在不斷增加。其中,柴電潛艇水下續航時間較長,能夠運載足夠多的武器對臺灣實施封鎖,并對出現在中國沿海內部或周邊的水面艦形成威脅。而且,在海南島設立一個新海軍基地后,中國核潛艇部隊可以更容易地進入南中國海和馬六甲海峽。鑒于中印之間長久以來猜疑以及美國能源貿易對印度洋的依賴,中國在太平洋和印度洋重要阻塞點搞破壞的能力是一項重大戰略發展。

    不過,一些專家表示,盡管中國發展了這些能力,但并不意味著中國將使用這些能力威脅美國或其盟國。事實上,從邏輯角度來講,印度當前也正在開展軍事現代化項目。這只是大國都會做的事情罷了。然而,那些認為這是主要大國都會做的事、并為此心安的人,應該考慮一下中國的復仇宣言、令人困擾的國際行動與國內變動。即使是在臺灣地區放棄發表獨立宣言的現在,北京政府也仍未放棄對臺灣使用武力的權利。而且,中國繼續堅持在臺灣海峽對面發展軍事力量,其唯一的目的就是“防止臺灣獨立”。

    美國要在太平洋進行更多軍事投資

    文章稱,除增強自身實力外,中國海軍還增加在有爭議海域——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停留的頻率。而且,印度發現自己已被中國海洋設施網所包圍。此外,美國海軍戰艦在公海執行合法任務期間,也時常與中國戰艦相遇。目前,中國軍隊有意擴展其對周邊海洋區域的控制,阻止美國進入其中。而在亞洲和平發展的30年期間,美國海軍可以進入到這些海域,正是讓美國盟國放心的保證。

    文章指出,冷戰結束后中國便開始進行軍事現代化,那是中國歷史上和平與安全的空前時刻。當時,中國的側重點不是國土防御、恐怖主義威脅、核擴散,也不是那些能讓中國在應對潛在攻擊的同時,和平崛起的適度項目;而這才是世界其他國家都正在做的事。中國并不是在9/11事件及隨后對非伊斯蘭教國家形成威脅后,才改變其姿態并致力于根除恐怖主義的全球行動。相反地,中國仍在繼續發展其兵力投射能力。

    此外,中國的這一決策還有更深層的含義:中國必須糾正過去的錯誤,并且洗涮“百年恥辱”。中國要收復臺灣、使日本喪失能力、阻止美國進入中國周邊地區。北京政府無法忍受依賴美國人保護中國商人安全的恥辱。而且,在北京領導人看來,亞洲其他國家必須接受中國在亞洲政治體系中應得的地位。

    簡言之,中國力圖阻撓美國實現其在亞太地區的最基本目標:維護亞太地區的政治秩序,幫助該地區構建一套大體上民主且自由的市場經濟,并且確保他們能繼續發展,不會受任何其他力量的支配。

    文章稱,在這種情況下,美國方面謹慎地進行了回應。克林頓執政期間,美國改善了同日本之間的關系、開始與印度對話并且取得了戰略性突破。布什當政期間,美國海洋及航空資產轉運至太平洋地區。

    然而,在這一方面,美國出現了許多疏忽。目前,美國攻擊型潛艇項目依舊不穩定——潛艇數量似乎正在減少。美國停止了F-22戰機的生產,而這款戰機原本能夠更加有效地對付中國先進的空中防御系統。迄今為止,美國尚未開展基本工作,鞏固并保衛當前的陸上基地,或使這些基地實現多樣化。美國的水面艦數量正在減少,而且還沒有優化水下戰裝備。在防御中國導彈方面,美國最具希望的防御項目缺乏資金支持。需要在遠距離戰區為攻擊機補給燃料的加油機機群不但數量少而且也很陳舊。而一些處于試驗階段的新項目且有前途的項目——如海基無人機和遠程攻擊機——早在十年前便應獲得資助。

    文章稱,一直以來,美國只是口頭上對其伙伴許下承諾。而對經濟發達、軍事先進的日本、韓國、新加坡、澳大利亞和印度來說,如果是真正的盟友,那就應該向他們出口高科技設備和系統。不過,美國目前尚未對其出口控制進行基本改革,從而方便向其盟國出售他們所需的武器,并對相關人員進行相關。現在,所有這些國家都在投資能夠開展海上攻擊任務的潛艇、反潛水面艦、巡航導彈和戰術飛機。華盛頓政府正逐漸喪失就共同安全關注,與其盟國共同建立區域聯盟的機會。

    文章最后指出,美國的戰略需要迫使其加快行動,在亞太地區進行更多軍事投資,并且制訂創造性的戰略思想,與那些已經為本國軍事現代化撥款的國家建立同盟關系。雖然適度投資制空權、水下戰和導彈防御系統,可能花費巨大。但是,如果長期享有和平、穩定和繁榮的地區陷入混亂或沖突,那么美國所付出的代價將會更大。

冰球起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