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華五千年 > 今日要聞 > 人物 > 曹德旺捐款的煩惱:2億元善款的保衛戰(圖)

曹德旺捐款的煩惱:2億元善款的保衛戰(圖)

    】【收藏此頁】【打印此頁】【關閉

 

    “村里就像過節一樣,從來沒見過這么多錢,我手抖得都數不清。”5月 19日,云南省楚雄州武定縣插甸鄉上沾良村小龍潭農民龍永祥說。

    這一天,34戶村民各領到了2000元捐款,緩解了9個月滴雨未下帶來的饑荒。

    這是被扶貧基金會譽為迄今為止中國最大的一次性個人公益捐贈:福耀玻璃創始人曹德旺在給玉樹地震災區捐款1億元之后,又和兒子曹暉一起向西南五省干旱重災區的10萬貧困農戶,分別發放2000元捐助,總額達2億元。

    這次龐大的合作卻有著一波三折的經歷。作為“老牌資深”的捐贈人,曹德旺沒有輕易地信任扶貧基金會。“吃過太多虧”的他為求安心,為自己的巨額善款設計了全新的監管制度。

    在善款下發之后,曹德旺將隨機抽檢10%的家庭,如發現超過 1%的不合格率,則根據合同向扶貧基金會進行索賠,同時通過媒體即時曝光。

    捐款的煩惱

    “我年輕的時候吃過太多苦,所以知道貧窮是什么滋味,它能從精神上到肉體上摧殘人、折磨人,太苦了。”1998年長江水災,曹德旺飛往武漢災區捐出了人生第一次善款300萬元。從此,他的捐款清單就不斷地延長,數額也越來越大,至今累計已達四五億之巨。

    但是,花錢也有花錢的煩惱。

    僅 2007年一年,曹德旺的募捐款項應繳稅金就達到1000多萬。當時他面臨的選擇是,要么將所有的捐款經由慈善機構運作,要么個人補繳稅款。

    曹德旺的最初想法是選擇個人補稅,“我可以給你錢花,但是必須知道你怎么花的。”后來由于各方面制度所限,曹德旺選擇了和慈善總會合作,但在合作之初,曹德旺就和對方商定,雖然善款通過慈善總會運作,但最終的工程還是由他自己來負責。

    剛剛富起來的中國,慈善事業的透明度和工作效率都差強人意。為了保護好自己的善款,曹德旺在遇到諸多的事件之后,無奈地選擇了自我承擔所有項目。自己組建團隊,找工程隊,自己做設計施工,修道路、蓋學校、蓋公園。做得多了,項目的花銷就爛熟于心。

    “北川中學一億五千萬元蓋一個學校,花的根本不多。我自己蓋一個像樣的高中,都花掉了一億九千萬元,每筆款子我都過了,沒有浪費。”曹德旺說。

    隨著曹德旺的捐獻金額不斷地升高,煩惱又來了。“三五千萬的小項目,自己做還可以,大項目哪里還顧得過來。”于是,曹德旺做出了一個驚人之舉。

    2009年,曹德旺宣布,將曹氏家族持有的福耀玻璃股份的70%,用來成立以父親名字命名的河仁慈善基金會。

    以股權募捐成立基金會,成為國內慈善領域的一次新的突破。

    按照有關規定,民間慈善組織團體的成立需要上報民政部門,在基金管理上也要由金融部門來監管,因此,能否順利拿到批復并成功運行至今還是個未知數。

    在近一年的僵持之后,基金會還未能順利成立,曹德旺最終作出了妥協。他最新的計劃是,先拿出2000萬注冊河仁基金會,然后把股票過戶給基金會。

    這不禁讓曹德旺感嘆:“現在中國的慈善事業,準入門檻太高,而監管門檻又太低。國家應該通過立法,成立專業機構,對捐款人和基金會都進行嚴格的監管。”

    你花錢,我監督

    給西南旱區的2億元,如何才能放心地捐下去呢?經過多輪的談判協商之后,扶貧基金會接受了曹德旺的稍顯嚴格、苛刻的執行協議。

    據扶貧基金會執行副會長何道峰的介紹,按照這個被他們稱為“全程透明公益”的新模式,雙方將共同建立項目管委會及辦公室,依托現有的扶貧系統,將善款下發至旱情嚴重地區。

    而曹德旺則自行組織監督協調小組,對資金用途進行監督核查,如在抽樣檢查中不合格率超出1%,則要按照協議進行處罰。如在協議規定的到期日2010年11月30日后,賬上仍有未能發放的捐贈余款,則將由曹德旺全部收回。

    緊隨善款之后的,扶貧基金會還將動員其在各大高校成立的“自強社”中的義工資源,到接受善款地進行宣傳和普及。一方面引導受惠人正確使用善款,另一方面使其對接受慈善捐助建立健康正確的心態。在一段時間之后,這些后續工作,都會被寫進報告,提交給捐贈人曹德旺,由他來決定扶貧基金會是否會繼續成為他未來后續捐贈的可靠合作者。

    按照協議,扶貧基金會將收取2億善款中的3%,即600萬元作為項目需要的管理費用,即便如此,也低于目前國家規定的10%的水平。

    追問

    誰來當慈善的“看門狗”?

    小龍潭村的村委會在組織下發了善款的同時,想出一個新主意:將每戶的2000元錢集中回收至村委會,統一使用,修建大家都需要的公共水渠。對于這個提議,包括龍永祥在內一輩子沒有走出大山的村民們并無異議,也沒有人想到如何去監督村委會花錢的問題。

    對此,扶貧基金會秘書長王行最表示,村委會的想法是不符合協議規定的。這個案例除了說明新模式的運作還有待長期的實踐磨合之外,也反射出當前我國慈善環境的稚嫩。

    “你愿意用這些錢來買種買牛,繼續生產,我沒意見。你愿意買酒買肉吃喝了,做個飽鬼,我也沒意見。”按照曹德旺的設想,只要錢交到了受益人的手中,他就完成了自己的責任,如何支配完全按照受益人的個人意愿。

    但鄧國勝認為,相對于目前西方成熟的慈善環境,中國缺少在西方大量作為善款“看門狗”的第三方獨立評估機構來進行善款的監管,因此要求大捐贈人行使自己參與監管的權利。

冰球起源